欢迎您,手机浏览52520宝典首页:http://m.52520qq.com! 手机访问本页:步罡踏斗:龙虎山作文(共10篇) 网站地图

范文

步罡踏斗:龙虎山作文(共10篇)

Kennedy来自:美国 华盛顿州.Washington 西雅图艺术学院 Art Institute of Seatt 时间:2019-04-18 12:06 坐标: 221920°

我们找到第1篇与步罡踏斗:龙虎山作文(共10篇)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步罡踏斗:龙虎山作文(共10篇)

我们认识的一个朋友到位于江西省鹰潭地区的龙虎山去旅游,给我带来了一本关于龙虎山风景介绍的书。龙虎山是世界地质公园,世界自然遗产提名地。 当我翻开这本书的时候,被一幅幅美丽动人的图片深深的吸引住了。波澜起伏的山峰被雾笼罩着,就像道家仙境一样。各种各样的岩石有着不同的姿态,有的像石人的面孔,有的像大象,还有的像骆驼。 其实最让我惊奇的是龙虎山的悬棺之谜,真不知道古人是如何把这么重的棺材放到离水面很高,又垂直的石壁岩洞中呢?我真想这个谜题早一点免费,告诉我们真相。 龙虎山真美啊!我真想去看看龙虎山那美丽动人的景色。|||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是当年刘禹锡写的《陋室铭》中的两句话。不错,龙虎山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一代天师——张天师隐居和炼丹之地。名为龙虎山是因为山门口有两块大石头,一块像勇猛的白虎,一块像腾飞的蛟龙。

龙虎山兼有“小桂林”的美称。今日看去,果然名不虚传。

龙虎山中,最著名的要数无蚊村和千古之谜——墓崖群了。

无蚊村,真的没有蚊子吗?进去看看就知晓。找了半天,果然一只蚊子也没有。但是,老鼠、苍蝇却随处可见。为什么没有蚊子呢?因为那儿有一种奇特的植物,会散发出一种醉人的香气,人和家畜闻了没事。如果蚊子一闻,就会一命呜呼。不过,当地也有传说:因为张天师住在这儿,所以蚊子就没有了。可见这里人对张天师多么崇拜!

看完了无蚊村,就去看看千古之谜——墓崖群吧!

据说,在龙虎山的一座山峰旁,四面环水,到处是断崖绝壁,山上有很多洞穴,里面有很多棺木,可科学家们就是不知道古人是如何把棺木运进洞的。我想,说不定以前人们发明了一种可以向上飞的东西,把棺木运进去的吧!再说这规模,这里可是中国最大的古墓群之一,不亚于武夷山。当然,想要看到棺木,还要坐竹筏。

坐竹筏对我来说可新鲜了。首先,要穿好救生衣,以防万一;然后脚要踩在竹筏的缝隙边上船;最后,我们起航吧!上了竹筏你得光着脚,因为竹子就是竹子,它中间有空隙,会漏水,会把你的鞋袜弄湿。龙虎山脚下的水碧清,澄澈见底。一阵阵风吹过,凉爽至及。把脚放在水中,那种舒服的感觉,不是言语所能表达的。山上有很多怪石,有的像一把金,高耸入云;有的像害羞的小姑娘,关着门不出来;还有的像大地之母,闪烁着慈爱之光……其中最绝的就是象鼻山,好似一只大象,耷拉着脑袋,在低头呻吟,可有趣了!

夕阳西下,我们伴随着潺潺的流水,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龙虎山。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啊!创造了这么多神奇的杰作。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要再来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

龙虎山,国内四大道教名山之首,位于江西省鹰潭市郊西南20公里处,原名云锦山,其主峰龙虎峰海拔二百四十七点四米。源远流长的道教文化、独具特色的碧水丹山和千古未解的崖墓群构成了龙虎山风景旅游区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的“三绝”。

主要景点有龙虎山、排衙石、张家山、尘湖山、五湖、悬崖棺木、看呆峰、石鼓峰、云绵峰、金峰、僧尼峰、丹勺洞、仙女石、仙桃石、仙茹石、仙女岩、莲花岩、道堂岩等160多个景点。传说东汉章帝建初四年,道教天师张道陵于龙虎山正一观炼丹,“丹成而龙虎现,山因得名”,龙虎山因而也成为中国道教发祥地之一。 一九九零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世界级地质景点。

下面就请随我一起来,带你身临奇境,游览这里的山水风景。

来到龙虎山不远处,就能感受到了龙虎山的优美,一座座矮小的山峰跌宕起伏,有的像老持沉稳的龟背、有的像调皮捣蛋的顽猴、有的又像一条条嬉戏的小鱼。进了龙虎山,这里树阴苫、青山绿水、晴空高照,整个长空抹上一层均匀的蓝色,只有一朵白云悬在天际,似动非动、似散非散。微风不兴,阳光和煦,空气如同刚挤出来的奶汁那么新鲜!

我们一行去了候船楼等船,由此坐小船去另一方,沿路欣赏这自然悠心的景色。坐在船上漫漫地向前驶去,你将看到一座座山峰都充满着神奇,前几座峰上,有数百个大大小小的崖洞,里面有棺木。小洞单葬,中洞双葬,大洞群葬,这些历时二千六百多年的春秋战国崖墓群,以其分布广、数量多、位置险、造型奇特、文物丰富而堪称中国之最,世界一绝,被誉为天然考古博物馆。

船依然划动着,山峰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一座座奇幻奥妙、神秘至极,不由得你神魂颠倒、流连忘返。

如果你感觉热的话,你可以朝下看,那静如镜、碧如玉、凉如冰的水将带走你外界的闷热、内心的烦躁。这儿的水极具诡秘幽深,一座座高大的山峰影子遮盖住了这静碧、凉爽的水,使得这水变得更诡秘深邃了。

过了三刻钟,我们到了下船的码头,我们将从这里徒步走到竹筏码头,坐竹筏返回。旱路路程有五刻钟之久,走旱路如果嫌累,可骑马或乘轿去,骑马两趟,共四十元钱;乘轿也一样

,但要两百元钱,还是走路更好吧。不过,我没有放过这难得的骑马机会。

顺便说一句,这里的西瓜既甜又脆又新鲜,可好吃了,十五元钱一个,每个都八至十二斤重,价钱稍贵了一些。

跋涉旱路一小钟十五分钟,终于到了竹筏码头,一个竹筏两个船夫六个船位,竹筏板甲有一半沉在水中,非常的舒心飒爽。原路返回,用三十分钟到了观光亭。如果有兴趣,可以在下午一点整看升棺表演。由于我们这次是顺便到龙虎山的,要就早赶回家,就没有看升棺表演,留下个遗憾。另外,我们的数码相机也没电了,租到的一个胶片相机又不好,不然我又要狂摄风景了,又是一个遗憾。

随后,我们一行沿路上山看仙女岩、丹勺洞、道堂岩,回到候船楼。于此,便是行程的终了。

2009-8-22

龙虎山之行

广济小学实验校区604班 叶梓

“哇,怎么这么多猴子!”我大吃一惊,声音“破嘴而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7月10日,烈日炎炎,太阳公公嘴里含着一根雪糕,在避暑降温。我们来到国家AAAA景区—龙虎山。“Monkey Mummy”导游带我们走进景区,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由树木做成的桥上时,猴妈说“请旅客朋友们抬头向左右两边看。”我向左面眺望,发现那座山像一只栩栩如生的猛虎,好像在追逐着猎物。再向右面望去,有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反复随时想到天上去游览一番。这景区有“猛虎”,有“巨龙”,所以唤作龙虎山吧!真是山如其名呀!

来到猴子居住的地方,猴妈允许我们开始喂食。我小心翼翼地从包里拿出花生,生怕猴子发现了,把整包都“偷走”。我走到一只猴子面前,闭上眼睛,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胆战心惊。因为我从未接触过它们,也不知这山大王待见不待见我。我慢慢张开手掌,那只猴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了我的花生。我长吁了一口气,只觉得手心里痒痒的。

离开了猴山,我们坐着竹筏荡漾在河面上,河面上倒映着金光,波光粼粼,像一面明晃晃的镜子上撒了许多碎珠宝。我发现河边也有几只猴子,于是我把剩下的花生抛向水面。一只猴子反应迅速,跳入水中,以运动员的速度冲向花生,我赶紧把这个镜头拍了下来。没想到猴子水性这么好。

这次旅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猴子那么可爱,但人们还肆意捕抓它们,吃猴子的器官,假如猴子灭绝了,龙虎山还有什么看头?保护猴子,人人有责。

一起到大自然中,去寻找春天吧!春在枝头,柳条嫩绿,桃花鲜艳。春在空中,和风送暖,燕子翻飞,春在水里,鱼儿追逐,戏水。春在田间,麦苗青青,菜花金黄——到处都有春天。

带你走进江西鹰潭龙虎山吧!这儿虽比不上省城南昌那么繁华热闹,更是没有美丽富饶的首都北京那么历史悠久,但这儿的居民倒也安居乐业。特别是这儿的名胜古迹,那可也是无与伦比!比如说名扬四海的道教祖庭??天师府,比如说世外桃源、人间仙境??仙水岩,比如说古色古香的上清古镇,再比如说风景秀丽,令人流连往返的泸溪河。但我最喜欢、最向往的还是轰动全国,乃至世界鼎鼎大名的龙虎山。

迈进龙虎山,那儿青山环抱,小鸟在树上尽情歌唱,迎春花姑娘把我们送到山腰。踏着抖峭的山路,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山顶。只见山下成了粉红的海洋法!听,桃花在开放,看,梨花在舞蹈,好一幅美丽的春这图画!

向远处眺望,不时看见对面山洞中,排放整齐的悬棺。躺在山顶,蓝天如宝石一般洁静,天空中的朵朵白云,似乎触手可及。来到山角下,水平如镜。泛舟湖上,小圆晕便荡漾开去。再往水里看,清澈见底的湖边不时传来小鱼跳跃的声音。在山谷中大喊一声,回音荡漾在整座山中。

漫步在大自然中,到处都能找到春天的气息。啊!春天!我爱您,更爱您这美丽的季节!

苏州市枫桥中心小学五年级:邱苏慧

龙虎山自古以“神仙都所”、“人间福地”而文明天下、是中国丹霞地貌的世界地质公园和世界自然遗产的“双冠”景区。 清晨,我和爸爸妈妈来到山脚,一阵阵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透似玉带的沪溪河把龙虎山的奇峰怪石串连在两岸,三三两两的竹筏载着兴致勃勃的人们顺流而下。 我们来到大刀岩,看到与地面成为九十度的巨石,远远望去就像一把巨大的菜刀,故名为大刀岩。接着我们来到了象鼻山,-眼望去看到一头巨象正用鼻子在沪溪珂河里饮水呢!仙女岩矗立在仙人城,传说玉皇大帝召唤众仙回天宫,一位仙女因为留恋龙虎山的山山水水不肯回天宫,玉帝大怒把她化为石人,永远留在人间守护着这片圣土。 龙虎山还有蜡焟峰、三叠岩、悬棺……大自然真是-位具有鬼虎神功的超级魔术师啊!|||

武当山,燃情峰,玉瀑潭。

树木森森郁郁,野花星星点点,银亮的飞瀑从山崖上跌落下来,飘飘洒洒,注进一汪碧水之中,原本是一个极其幽静出尘的世界,可前方隐约传来打斗与呵斥之声,却打破了这份宁静和谐。

水潭一侧,三名黄袍羽冠的道士,正步罡踏斗,御使飞剑,激战一个身高十尺开外的巨汉。那名巨汉金发披肩,腰间围着一张兽皮,皮肤黝黑,浑身肌肉一块块隆起,煞是惊人。他手持两柄巨斧,夹杂着凛冽风声,挥舞成一个半透明的圆球,水泄不通,将剑光一一挡在圆球之外。

三名道士配合默契,三道剑光吞吐变幻,回旋怒卷,攻击角度极尽刁钻,给巨汉造成了莫大的压力。巨汉怒喝连连,却疲于防御,显得毫无还手之力。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高喝:“住手!你等是何人?竟敢在武当私斗?还不快快住手!”

双方战得正酣,怎会理会这没来由的喝阻之声。

“我数三声,再不罢手,后果自负!”

这一回,一名道士朝着出声处瞥了一眼,却见是一名道童,旁边还站着一个白衣少年,便没放在心上,依旧酣斗不休。

那道童三声数完,见双方仍未住手,不禁怒气勃发,口中咒诀念动,扔出一柄拂尘。只见那柄银色拂尘冉冉升空,朝着激战双方的武器交会处一扫,空气中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银色漩涡,一股无形而巨大的吸引力将三道剑光生生吸入其中,连那巨汉的两把巨斧也脱手而出,飞入漩涡之中。漩涡在收走几柄武器之后,便凭空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存在过。

与本命真元息息相连的飞剑被人收走,三名道士元气大伤,纷纷吐了一口血,跌出几丈开外。那名大汉所受影响倒是不大,但也是满脸惊讶之色,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呆立。

三名黄袍道士,既惊又怒的爬起身,朝着那道童瞪视过去,眼神极为不善。其中一高瘦道士,厉声道:“小鬼你是何人,竟敢收道爷的飞剑?”

“我还要问你们是何人呢?你们不知武当山中严禁私斗吗?适才我已经警告各位罢手,不听劝告,后果自负。”道童道。

“好狂的小鬼,你可知道我们是龙虎山天师道门人,还不速速将飞剑还给我们,不然恐怕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哦?原来是龙虎山的道兄,失敬。不过,武当山规如此,恕我不能从命。”

道童听了他们的来历,脸色微变,但语气中并无退让之意。

这时,那巨汉好似如梦初醒,大吼道:“你们这群臭道士,就知道以众欺寡,大爷我不奉陪了!”只见他一跃而起,竟飞起十多丈,象一块巨石,撞开了瀑布,消失不见了。

那三名道士见状,又急又怒,两人腾身而起,追入瀑布之中,剩下那名高瘦道士,怒形于色,冲着道童道:“你竟敢坏我们的大事,咱们走着瞧!”说罢,也跟着追入。

道童脸色再变,冷哼了一声,道:“狐假虎威!”他对身畔的白衣少年道:“施主先在此等候一会,我进去一下再来寻你。”

※※※

水潭前恢复了宁静,少年独坐水边,聆听飞瀑溅落的水声。

这少年容貌俊美,长眉星目,脸上却挂着一丝淡淡的愁色。

他姓洛,名剑笙,扬州人士,少年多才,却不喜诗书,偏爱神仙志怪之类的杂书,更对访道求仙怀有极浓的兴趣。此次来到武当,便是满怀期望,想拜得明师,学习仙道。不料事到临头却出了意外,引荐人被押往思过崖,而他也被刚才那个道童看似客气其实冷淡的送下了山。

遭受希望破灭的打击,洛剑笙心绪紊乱,愁肠满腹。

飞溅而起的蒙蒙水雾飘到脸上,湿润清凉。一枚红叶从水潭边的树上飘落,坠入潭中,随着水流的变幻,时而旋转,时而起伏。恍惚间,洛剑笙陷入了迷思。他仿佛那枚红叶,在水波中身不由己。

一声轻笑传来,洛剑笙闻到了一股幽幽的冷香,似曾相识。

他抬起头,不远处的水边亭亭站立着一个身材婀娜的玄衣少女,裳裙曳舞,勾勒出玲珑骄人的曲线,罗裙下露出一双赤裸的玉足,肌肤如霜似雪。

待少女转过脸来,洛剑笙顿觉脑中一震:少女的一双明眸灵动秀美,清澈有如秋水,又明艳莫测,令人心神摇荡。再看那瑶鼻樱唇,更觉说不出的清丽动人,恍若谪仙。一刹那,情窦初开的少年心醉神迷之下,竟移转不开视线。

少女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不禁面色微红。她转过脸去,伸出玉指,点着水潭中的一处角落,轻声道:“你看......”

洛剑笙醒过神来,满腹心事早已暂抛脑后,他起身走到少女近旁武当山,燃情峰,玉瀑潭。

树木森森郁郁,野花星星点点,银亮的飞瀑从山崖上跌落下来,飘飘洒洒,注进一汪碧水之中,原本是一个极其幽静出尘的世界,可前方隐约传来打斗与呵斥之声,却打破了这份宁静和谐。

水潭一侧,三名黄袍羽冠的道士,正步罡踏斗,御使飞剑,激战一个身高十尺开外的巨汉。那名巨汉金发披肩,腰间围着一张兽皮,皮肤黝黑,浑身肌肉一块块隆起,煞是惊人。他手持两柄巨斧,夹杂着凛冽风声,挥舞成一个半透明的圆球,水泄不通,将剑光一一挡在圆球之外。

三名道士配合默契,三道剑光吞吐变幻,回旋怒卷,攻击角度极尽刁钻,给巨汉造成了莫大的压力。巨汉怒喝连连,却疲于防御,显得毫无还手之力。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高喝:“住手!你等是何人?竟敢在武当私斗?还不快快住手!”

双方战得正酣,怎会理会这没来由的喝阻之声。

“我数三声,再不罢手,后果自负!”

这一回,一名道士朝着出声处瞥了一眼,却见是一名道童,旁边还站着一个白衣少年,便没放在心上,依旧酣斗不休。

那道童三声数完,见双方仍未住手,不禁怒气勃发,口中咒诀念动,扔出一柄拂尘。只见那柄银色拂尘冉冉升空,朝着激战双方的武器交会处一扫,空气中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银色漩涡,一股无形而巨大的吸引力将三道剑光生生吸入其中,连那巨汉的两把巨斧也脱手而出,飞入漩涡之中。漩涡在收走几柄武器之后,便凭空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存在过。

与本命真元息息相连的飞剑被人收走,三名道士元气大伤,纷纷吐了一口血,跌出几丈开外。那名大汉所受影响倒是不大,但也是满脸惊讶之色,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呆立。

三名黄袍道士,既惊又怒的爬起身,朝着那道童瞪视过去,眼神极为不善。其中一高瘦道士,厉声道:“小鬼你是何人,竟敢收道爷的飞剑?”

“我还要问你们是何人呢?你们不知武当山中严禁私斗吗?适才我已经警告各位罢手,不听劝告,后果自负。”道童道。

“好狂的小鬼,你可知道我们是龙虎山天师道门人,还不速速将飞剑还给我们,不然恐怕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哦?原来是龙虎山的道兄,失敬。不过,武当山规如此,恕我不能从命。”

道童听了他们的来历,脸色微变,但语气中并无退让之意。

这时,那巨汉好似如梦初醒,大吼道:“你们这群臭道士,就知道以众欺寡,大爷我不奉陪了!”只见他一跃而起,竟飞起十多丈,象一块巨石,撞开了瀑布,消失不见了。

那三名道士见状,又急又怒,两人腾身而起,追入瀑布之中,剩下那名高瘦道士,怒形于色,冲着道童道:“你竟敢坏我们的大事,咱们走着瞧!”说罢,也跟着追入。

道童脸色再变,冷哼了一声,道:“狐假虎威!”他对身畔的白衣少年道:“施主先在此等候一会,我进去一下再来寻你。”

※※※

水潭前恢复了宁静,少年独坐水边,聆听飞瀑溅落的水声。

这少年容貌俊美,长眉星目,脸上却挂着一丝淡淡的愁色。

他姓洛,名剑笙,扬州人士,少年多才,却不喜诗书,偏爱神仙志怪之类的杂书,更对访道求仙怀有极浓的兴趣。此次来到武当,便是满怀期望,想拜得明师,学习仙道。不料事到临头却出了意外,引荐人被押往思过崖,而他也被刚才那个道童看似客气其实冷淡的送下了山。

遭受希望破灭的打击,洛剑笙心绪紊乱,愁肠满腹。

飞溅而起的蒙蒙水雾飘到脸上,湿润清凉。一枚红叶从水潭边的树上飘落,坠入潭中,随着水流的变幻,时而旋转,时而起伏。恍惚间,洛剑笙陷入了迷思。他仿佛那枚红叶,在水波中身不由己。

一声轻笑传来,洛剑笙闻到了一股幽幽的冷香,似曾相识。

他抬起头,不远处的水边亭亭站立着一个身材婀娜的玄衣少女,裳裙曳舞,勾勒出玲珑骄人的曲线,罗裙下露出一双赤裸的玉足,肌肤如霜似雪。

待少女转过脸来,洛剑笙顿觉脑中一震:少女的一双明眸灵动秀美,清澈有如秋水,又明艳莫测,令人心神摇荡。再看那瑶鼻樱唇,更觉说不出的清丽动人,恍若谪仙。一刹那,情窦初开的少年心醉神迷之下,竟移转不开视线。

少女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不禁面色微红。她转过脸去,伸出玉指,点着水潭中的一处角落,轻声道:“你看......”

洛剑笙醒过神来,满腹心事早已暂抛脑后,他起身走到少女近旁武当山,燃情峰,玉瀑潭。

树木森森郁郁,野花星星点点,银亮的飞瀑从山崖上跌落下来,飘飘洒洒,注进一汪碧水之中,原本是一个极其幽静出尘的世界,可前方隐约传来打斗与呵斥之声,却打破了这份宁静和谐。

水潭一侧,三名黄袍羽冠的道士,正步罡踏斗,御使飞剑,激战一个身高十尺开外的巨汉。那名巨汉金发披肩,腰间围着一张兽皮,皮肤黝黑,浑身肌肉一块块隆起,煞是惊人。他手持两柄巨斧,夹杂着凛冽风声,挥舞成一个半透明的圆球,水泄不通,将剑光一一挡在圆球之外。

三名道士配合默契,三道剑光吞吐变幻,回旋怒卷,攻击角度极尽刁钻,给巨汉造成了莫大的压力。巨汉怒喝连连,却疲于防御,显得毫无还手之力。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高喝:“住手!你等是何人?竟敢在武当私斗?还不快快住手!”

双方战得正酣,怎会理会这没来由的喝阻之声。

“我数三声,再不罢手,后果自负!”

这一回,一名道士朝着出声处瞥了一眼,却见是一名道童,旁边还站着一个白衣少年,便没放在心上,依旧酣斗不休。

那道童三声数完,见双方仍未住手,不禁怒气勃发,口中咒诀念动,扔出一柄拂尘。只见那柄银色拂尘冉冉升空,朝着激战双方的武器交会处一扫,空气中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银色漩涡,一股无形而巨大的吸引力将三道剑光生生吸入其中,连那巨汉的两把巨斧也脱手而出,飞入漩涡之中。漩涡在收走几柄武器之后,便凭空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存在过。

与本命真元息息相连的飞剑被人收走,三名道士元气大伤,纷纷吐了一口血,跌出几丈开外。那名大汉所受影响倒是不大,但也是满脸惊讶之色,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呆立。

三名黄袍道士,既惊又怒的爬起身,朝着那道童瞪视过去,眼神极为不善。其中一高瘦道士,厉声道:“小鬼你是何人,竟敢收道爷的飞剑?”

“我还要问你们是何人呢?你们不知武当山中严禁私斗吗?适才我已经警告各位罢手,不听劝告,后果自负。”道童道。

“好狂的小鬼,你可知道我们是龙虎山天师道门人,还不速速将飞剑还给我们,不然恐怕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哦?原来是龙虎山的道兄,失敬。不过,武当山规如此,恕我不能从命。”

道童听了他们的来历,脸色微变,但语气中并无退让之意。

这时,那巨汉好似如梦初醒,大吼道:“你们这群臭道士,就知道以众欺寡,大爷我不奉陪了!”只见他一跃而起,竟飞起十多丈,象一块巨石,撞开了瀑布,消失不见了。

那三名道士见状,又急又怒,两人腾身而起,追入瀑布之中,剩下那名高瘦道士,怒形于色,冲着道童道:“你竟敢坏我们的大事,咱们走着瞧!”说罢,也跟着追入。

道童脸色再变,冷哼了一声,道:“狐假虎威!”他对身畔的白衣少年道:“施主先在此等候一会,我进去一下再来寻你。”

※※※

水潭前恢复了宁静,少年独坐水边,聆听飞瀑溅落的水声。

这少年容貌俊美,长眉星目,脸上却挂着一丝淡淡的愁色。

他姓洛,名剑笙,扬州人士,少年多才,却不喜诗书,偏爱神仙志怪之类的杂书,更对访道求仙怀有极浓的兴趣。此次来到武当,便是满怀期望,想拜得明师,学习仙道。不料事到临头却出了意外,引荐人被押往思过崖,而他也被刚才那个道童看似客气其实冷淡的送下了山。

遭受希望破灭的打击,洛剑笙心绪紊乱,愁肠满腹。

飞溅而起的蒙蒙水雾飘到脸上,湿润清凉。一枚红叶从水潭边的树上飘落,坠入潭中,随着水流的变幻,时而旋转,时而起伏。恍惚间,洛剑笙陷入了迷思。他仿佛那枚红叶,在水波中身不由己。

一声轻笑传来,洛剑笙闻到了一股幽幽的冷香,似曾相识。

他抬起头,不远处的水边亭亭站立着一个身材婀娜的玄衣少女,裳裙曳舞,勾勒出玲珑骄人的曲线,罗裙下露出一双赤裸的玉足,肌肤如霜似雪。

待少女转过脸来,洛剑笙顿觉脑中一震:少女的一双明眸灵动秀美,清澈有如秋水,又明艳莫测,令人心神摇荡。再看那瑶鼻樱唇,更觉说不出的清丽动人,恍若谪仙。一刹那,情窦初开的少年心醉神迷之下,竟移转不开视线。

少女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不禁面色微红。她转过脸去,伸出玉指,点着水潭中的一处角落,轻声道:“你看......”

洛剑笙醒过神来,满腹心事早已暂抛脑后,他起身走到少女近旁武当山,燃情峰,玉瀑潭。

树木森森郁郁,野花星星点点,银亮的飞瀑从山崖上跌落下来,飘飘洒洒,注进一汪碧水之中,原本是一个极其幽静出尘的世界,可前方隐约传来打斗与呵斥之声,却打破了这份宁静和谐。

水潭一侧,三名黄袍羽冠的道士,正步罡踏斗,御使飞剑,激战一个身高十尺开外的巨汉。那名巨汉金发披肩,腰间围着一张兽皮,皮肤黝黑,浑身肌肉一块块隆起,煞是惊人。他手持两柄巨斧,夹杂着凛冽风声,挥舞成一个半透明的圆球,水泄不通,将剑光一一挡在圆球之外。

三名道士配合默契,三道剑光吞吐变幻,回旋怒卷,攻击角度极尽刁钻,给巨汉造成了莫大的压力。巨汉怒喝连连,却疲于防御,显得毫无还手之力。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高喝:“住手!你等是何人?竟敢在武当私斗?还不快快住手!”

双方战得正酣,怎会理会这没来由的喝阻之声。

“我数三声,再不罢手,后果自负!”

这一回,一名道士朝着出声处瞥了一眼,却见是一名道童,旁边还站着一个白衣少年,便没放在心上,依旧酣斗不休。

那道童三声数完,见双方仍未住手,不禁怒气勃发,口中咒诀念动,扔出一柄拂尘。只见那柄银色拂尘冉冉升空,朝着激战双方的武器交会处一扫,空气中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银色漩涡,一股无形而巨大的吸引力将三道剑光生生吸入其中,连那巨汉的两把巨斧也脱手而出,飞入漩涡之中。漩涡在收走几柄武器之后,便凭空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存在过。

与本命真元息息相连的飞剑被人收走,三名道士元气大伤,纷纷吐了一口血,跌出几丈开外。那名大汉所受影响倒是不大,但也是满脸惊讶之色,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呆立。

三名黄袍道士,既惊又怒的爬起身,朝着那道童瞪视过去,眼神极为不善。其中一高瘦道士,厉声道:“小鬼你是何人,竟敢收道爷的飞剑?”

“我还要问你们是何人呢?你们不知武当山中严禁私斗吗?适才我已经警告各位罢手,不听劝告,后果自负。”道童道。

“好狂的小鬼,你可知道我们是龙虎山天师道门人,还不速速将飞剑还给我们,不然恐怕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哦?原来是龙虎山的道兄,失敬。不过,武当山规如此,恕我不能从命。”

道童听了他们的来历,脸色微变,但语气中并无退让之意。

这时,那巨汉好似如梦初醒,大吼道:“你们这群臭道士,就知道以众欺寡,大爷我不奉陪了!”只见他一跃而起,竟飞起十多丈,象一块巨石,撞开了瀑布,消失不见了。

那三名道士见状,又急又怒,两人腾身而起,追入瀑布之中,剩下那名高瘦道士,怒形于色,冲着道童道:“你竟敢坏我们的大事,咱们走着瞧!”说罢,也跟着追入。

道童脸色再变,冷哼了一声,道:“狐假虎威!”他对身畔的白衣少年道:“施主先在此等候一会,我进去一下再来寻你。”

※※※

水潭前恢复了宁静,少年独坐水边,聆听飞瀑溅落的水声。

这少年容貌俊美,长眉星目,脸上却挂着一丝淡淡的愁色。

他姓洛,名剑笙,扬州人士,少年多才,却不喜诗书,偏爱神仙志怪之类的杂书,更对访道求仙怀有极浓的兴趣。此次来到武当,便是满怀期望,想拜得明师,学习仙道。不料事到临头却出了意外,引荐人被押往思过崖,而他也被刚才那个道童看似客气其实冷淡的送下了山。

遭受希望破灭的打击,洛剑笙心绪紊乱,愁肠满腹。

飞溅而起的蒙蒙水雾飘到脸上,湿润清凉。一枚红叶从水潭边的树上飘落,坠入潭中,随着水流的变幻,时而旋转,时而起伏。恍惚间,洛剑笙陷入了迷思。他仿佛那枚红叶,在水波中身不由己。

一声轻笑传来,洛剑笙闻到了一股幽幽的冷香,似曾相识。

他抬起头,不远处的水边亭亭站立着一个身材婀娜的玄衣少女,裳裙曳舞,勾勒出玲珑骄人的曲线,罗裙下露出一双赤裸的玉足,肌肤如霜似雪。

待少女转过脸来,洛剑笙顿觉脑中一震:少女的一双明眸灵动秀美,清澈有如秋水,又明艳莫测,令人心神摇荡。再看那瑶鼻樱唇,更觉说不出的清丽动人,恍若谪仙。一刹那,情窦初开的少年心醉神迷之下,竟移转不开视线。

少女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不禁面色微红。她转过脸去,伸出玉指,点着水潭中的一处角落,轻声道:“你看......”

洛剑笙醒过神来,满腹心事早已暂抛脑后,他起身走到少女近旁武当山,燃情峰,玉瀑潭。

树木森森郁郁,野花星星点点,银亮的飞瀑从山崖上跌落下来,飘飘洒洒,注进一汪碧水之中,原本是一个极其幽静出尘的世界,可前方隐约传来打斗与呵斥之声,却打破了这份宁静和谐。

水潭一侧,三名黄袍羽冠的道士,正步罡踏斗,御使飞剑,激战一个身高十尺开外的巨汉。那名巨汉金发披肩,腰间围着一张兽皮,皮肤黝黑,浑身肌肉一块块隆起,煞是惊人。他手持两柄巨斧,夹杂着凛冽风声,挥舞成一个半透明的圆球,水泄不通,将剑光一一挡在圆球之外。

三名道士配合默契,三道剑光吞吐变幻,回旋怒卷,攻击角度极尽刁钻,给巨汉造成了莫大的压力。巨汉怒喝连连,却疲于防御,显得毫无还手之力。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高喝:“住手!你等是何人?竟敢在武当私斗?还不快快住手!”

双方战得正酣,怎会理会这没来由的喝阻之声。

“我数三声,再不罢手,后果自负!”

这一回,一名道士朝着出声处瞥了一眼,却见是一名道童,旁边还站着一个白衣少年,便没放在心上,依旧酣斗不休。

那道童三声数完,见双方仍未住手,不禁怒气勃发,口中咒诀念动,扔出一柄拂尘。只见那柄银色拂尘冉冉升空,朝着激战双方的武器交会处一扫,空气中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银色漩涡,一股无形而巨大的吸引力将三道剑光生生吸入其中,连那巨汉的两把巨斧也脱手而出,飞入漩涡之中。漩涡在收走几柄武器之后,便凭空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存在过。

与本命真元息息相连的飞剑被人收走,三名道士元气大伤,纷纷吐了一口血,跌出几丈开外。那名大汉所受影响倒是不大,但也是满脸惊讶之色,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呆立。

三名黄袍道士,既惊又怒的爬起身,朝着那道童瞪视过去,眼神极为不善。其中一高瘦道士,厉声道:“小鬼你是何人,竟敢收道爷的飞剑?”

“我还要问你们是何人呢?你们不知武当山中严禁私斗吗?适才我已经警告各位罢手,不听劝告,后果自负。”道童道。

“好狂的小鬼,你可知道我们是龙虎山天师道门人,还不速速将飞剑还给我们,不然恐怕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哦?原来是龙虎山的道兄,失敬。不过,武当山规如此,恕我不能从命。”

道童听了他们的来历,脸色微变,但语气中并无退让之意。

这时,那巨汉好似如梦初醒,大吼道:“你们这群臭道士,就知道以众欺寡,大爷我不奉陪了!”只见他一跃而起,竟飞起十多丈,象一块巨石,撞开了瀑布,消失不见了。

那三名道士见状,又急又怒,两人腾身而起,追入瀑布之中,剩下那名高瘦道士,怒形于色,冲着道童道:“你竟敢坏我们的大事,咱们走着瞧!”说罢,也跟着追入。

道童脸色再变,冷哼了一声,道:“狐假虎威!”他对身畔的白衣少年道:“施主先在此等候一会,我进去一下再来寻你。”

※※※

水潭前恢复了宁静,少年独坐水边,聆听飞瀑溅落的水声。

这少年容貌俊美,长眉星目,脸上却挂着一丝淡淡的愁色。

他姓洛,名剑笙,扬州人士,少年多才,却不喜诗书,偏爱神仙志怪之类的杂书,更对访道求仙怀有极浓的兴趣。此次来到武当,便是满怀期望,想拜得明师,学习仙道。不料事到临头却出了意外,引荐人被押往思过崖,而他也被刚才那个道童看似客气其实冷淡的送下了山。

遭受希望破灭的打击,洛剑笙心绪紊乱,愁肠满腹。

飞溅而起的蒙蒙水雾飘到脸上,湿润清凉。一枚红叶从水潭边的树上飘落,坠入潭中,随着水流的变幻,时而旋转,时而起伏。恍惚间,洛剑笙陷入了迷思。他仿佛那枚红叶,在水波中身不由己。

一声轻笑传来,洛剑笙闻到了一股幽幽的冷香,似曾相识。

他抬起头,不远处的水边亭亭站立着一个身材婀娜的玄衣少女,裳裙曳舞,勾勒出玲珑骄人的曲线,罗裙下露出一双赤裸的玉足,肌肤如霜似雪。

待少女转过脸来,洛剑笙顿觉脑中一震:少女的一双明眸灵动秀美,清澈有如秋水,又明艳莫测,令人心神摇荡。再看那瑶鼻樱唇,更觉说不出的清丽动人,恍若谪仙。一刹那,情窦初开的少年心醉神迷之下,竟移转不开视线。

少女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不禁面色微红。她转过脸去,伸出玉指,点着水潭中的一处角落,轻声道:“你看......”

洛剑笙醒过神来,满腹心事早已暂抛脑后,他起身走到少女近旁武当山,燃情峰,玉瀑潭。

树木森森郁郁,野花星星点点,银亮的飞瀑从山崖上跌落下来,飘飘洒洒,注进一汪碧水之中,原本是一个极其幽静出尘的世界,可前方隐约传来打斗与呵斥之声,却打破了这份宁静和谐。

水潭一侧,三名黄袍羽冠的道士,正步罡踏斗,御使飞剑,激战一个身高十尺开外的巨汉。那名巨汉金发披肩,腰间围着一张兽皮,皮肤黝黑,浑身肌肉一块块隆起,煞是惊人。他手持两柄巨斧,夹杂着凛冽风声,挥舞成一个半透明的圆球,水泄不通,将剑光一一挡在圆球之外。

三名道士配合默契,三道剑光吞吐变幻,回旋怒卷,攻击角度极尽刁钻,给巨汉造成了莫大的压力。巨汉怒喝连连,却疲于防御,显得毫无还手之力。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高喝:“住手!你等是何人?竟敢在武当私斗?还不快快住手!”

双方战得正酣,怎会理会这没来由的喝阻之声。

“我数三声,再不罢手,后果自负!”

这一回,一名道士朝着出声处瞥了一眼,却见是一名道童,旁边还站着一个白衣少年,便没放在心上,依旧酣斗不休。

那道童三声数完,见双方仍未住手,不禁怒气勃发,口中咒诀念动,扔出一柄拂尘。只见那柄银色拂尘冉冉升空,朝着激战双方的武器交会处一扫,空气中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银色漩涡,一股无形而巨大的吸引力将三道剑光生生吸入其中,连那巨汉的两把巨斧也脱手而出,飞入漩涡之中。漩涡在收走几柄武器之后,便凭空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存在过。

与本命真元息息相连的飞剑被人收走,三名道士元气大伤,纷纷吐了一口血,跌出几丈开外。那名大汉所受影响倒是不大,但也是满脸惊讶之色,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呆立。

三名黄袍道士,既惊又怒的爬起身,朝着那道童瞪视过去,眼神极为不善。其中一高瘦道士,厉声道:“小鬼你是何人,竟敢收道爷的飞剑?”

“我还要问你们是何人呢?你们不知武当山中严禁私斗吗?适才我已经警告各位罢手,不听劝告,后果自负。”道童道。

“好狂的小鬼,你可知道我们是龙虎山天师道门人,还不速速将飞剑还给我们,不然恐怕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哦?原来是龙虎山的道兄,失敬。不过,武当山规如此,恕我不能从命。”

道童听了他们的来历,脸色微变,但语气中并无退让之意。

这时,那巨汉好似如梦初醒,大吼道:“你们这群臭道士,就知道以众欺寡,大爷我不奉陪了!”只见他一跃而起,竟飞起十多丈,象一块巨石,撞开了瀑布,消失不见了。

那三名道士见状,又急又怒,两人腾身而起,追入瀑布之中,剩下那名高瘦道士,怒形于色,冲着道童道:“你竟敢坏我们的大事,咱们走着瞧!”说罢,也跟着追入。

道童脸色再变,冷哼了一声,道:“狐假虎威!”他对身畔的白衣少年道:“施主先在此等候一会,我进去一下再来寻你。”

※※※

水潭前恢复了宁静,少年独坐水边,聆听飞瀑溅落的水声。

这少年容貌俊美,长眉星目,脸上却挂着一丝淡淡的愁色。

他姓洛,名剑笙,扬州人士,少年多才,却不喜诗书,偏爱神仙志怪之类的杂书,更对访道求仙怀有极浓的兴趣。此次来到武当,便是满怀期望,想拜得明师,学习仙道。不料事到临头却出了意外,引荐人被押往思过崖,而他也被刚才那个道童看似客气其实冷淡的送下了山。

遭受希望破灭的打击,洛剑笙心绪紊乱,愁肠满腹。

飞溅而起的蒙蒙水雾飘到脸上,湿润清凉。一枚红叶从水潭边的树上飘落,坠入潭中,随着水流的变幻,时而旋转,时而起伏。恍惚间,洛剑笙陷入了迷思。他仿佛那枚红叶,在水波中身不由己。

一声轻笑传来,洛剑笙闻到了一股幽幽的冷香,似曾相识。

他抬起头,不远处的水边亭亭站立着一个身材婀娜的玄衣少女,裳裙曳舞,勾勒出玲珑骄人的曲线,罗裙下露出一双赤裸的玉足,肌肤如霜似雪。

待少女转过脸来,洛剑笙顿觉脑中一震:少女的一双明眸灵动秀美,清澈有如秋水,又明艳莫测,令人心神摇荡。再看那瑶鼻樱唇,更觉说不出的清丽动人,恍若谪仙。一刹那,情窦初开的少年心醉神迷之下,竟移转不开视线。

少女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不禁面色微红。她转过脸去,伸出玉指,点着水潭中的一处角落,轻声道:“你看......”

洛剑笙醒过神来,满腹心事早已暂抛脑后,他起身走到少女近旁武当山,燃情峰,玉瀑潭。

树木森森郁郁,野花星星点点,银亮的飞瀑从山崖上跌落下来,飘飘洒洒,注进一汪碧水之中,原本是一个极其幽静出尘的世界,可前方隐约传来打斗与呵斥之声,却打破了这份宁静和谐。

水潭一侧,三名黄袍羽冠的道士,正步罡踏斗,御使飞剑,激战一个身高十尺开外的巨汉。那名巨汉金发披肩,腰间围着一张兽皮,皮肤黝黑,浑身肌肉一块块隆起,煞是惊人。他手持两柄巨斧,夹杂着凛冽风声,挥舞成一个半透明的圆球,水泄不通,将剑光一一挡在圆球之外。

三名道士配合默契,三道剑光吞吐变幻,回旋怒卷,攻击角度极尽刁钻,给巨汉造成了莫大的压力。巨汉怒喝连连,却疲于防御,显得毫无还手之力。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高喝:“住手!你等是何人?竟敢在武当私斗?还不快快住手!”

双方战得正酣,怎会理会这没来由的喝阻之声。

“我数三声,再不罢手,后果自负!”

这一回,一名道士朝着出声处瞥了一眼,却见是一名道童,旁边还站着一个白衣少年,便没放在心上,依旧酣斗不休。

那道童三声数完,见双方仍未住手,不禁怒气勃发,口中咒诀念动,扔出一柄拂尘。只见那柄银色拂尘冉冉升空,朝着激战双方的武器交会处一扫,空气中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银色漩涡,一股无形而巨大的吸引力将三道剑光生生吸入其中,连那巨汉的两把巨斧也脱手而出,飞入漩涡之中。漩涡在收走几柄武器之后,便凭空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存在过。

与本命真元息息相连的飞剑被人收走,三名道士元气大伤,纷纷吐了一口血,跌出几丈开外。那名大汉所受影响倒是不大,但也是满脸惊讶之色,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呆立。

三名黄袍道士,既惊又怒的爬起身,朝着那道童瞪视过去,眼神极为不善。其中一高瘦道士,厉声道:“小鬼你是何人,竟敢收道爷的飞剑?”

“我还要问你们是何人呢?你们不知武当山中严禁私斗吗?适才我已经警告各位罢手,不听劝告,后果自负。”道童道。

“好狂的小鬼,你可知道我们是龙虎山天师道门人,还不速速将飞剑还给我们,不然恐怕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哦?原来是龙虎山的道兄,失敬。不过,武当山规如此,恕我不能从命。”

道童听了他们的来历,脸色微变,但语气中并无退让之意。

这时,那巨汉好似如梦初醒,大吼道:“你们这群臭道士,就知道以众欺寡,大爷我不奉陪了!”只见他一跃而起,竟飞起十多丈,象一块巨石,撞开了瀑布,消失不见了。

那三名道士见状,又急又怒,两人腾身而起,追入瀑布之中,剩下那名高瘦道士,怒形于色,冲着道童道:“你竟敢坏我们的大事,咱们走着瞧!”说罢,也跟着追入。

道童脸色再变,冷哼了一声,道:“狐假虎威!”他对身畔的白衣少年道:“施主先在此等候一会,我进去一下再来寻你。”

※※※

水潭前恢复了宁静,少年独坐水边,聆听飞瀑溅落的水声。

这少年容貌俊美,长眉星目,脸上却挂着一丝淡淡的愁色。

他姓洛,名剑笙,扬州人士,少年多才,却不喜诗书,偏爱神仙志怪之类的杂书,更对访道求仙怀有极浓的兴趣。此次来到武当,便是满怀期望,想拜得明师,学习仙道。不料事到临头却出了意外,引荐人被押往思过崖,而他也被刚才那个道童看似客气其实冷淡的送下了山。

遭受希望破灭的打击,洛剑笙心绪紊乱,愁肠满腹。

飞溅而起的蒙蒙水雾飘到脸上,湿润清凉。一枚红叶从水潭边的树上飘落,坠入潭中,随着水流的变幻,时而旋转,时而起伏。恍惚间,洛剑笙陷入了迷思。他仿佛那枚红叶,在水波中身不由己。

一声轻笑传来,洛剑笙闻到了一股幽幽的冷香,似曾相识。

他抬起头,不远处的水边亭亭站立着一个身材婀娜的玄衣少女,裳裙曳舞,勾勒出玲珑骄人的曲线,罗裙下露出一双赤裸的玉足,肌肤如霜似雪。

待少女转过脸来,洛剑笙顿觉脑中一震:少女的一双明眸灵动秀美,清澈有如秋水,又明艳莫测,令人心神摇荡。再看那瑶鼻樱唇,更觉说不出的清丽动人,恍若谪仙。一刹那,情窦初开的少年心醉神迷之下,竟移转不开视线。

少女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不禁面色微红。她转过脸去,伸出玉指,点着水潭中的一处角落,轻声道:“你看......”

洛剑笙醒过神来,满腹心事早已暂抛脑后,他起身走到少女近旁

听说过悬棺,心存疑窦,但在这里看到它,却没有了敬仰的感觉。 龙虎山的悬棺建在丹霞地带的岩石上,上面遍布似被水冲击而成的数不清的窟窿,就成了悬棺最好的栖息之所。由于山不高,整个龙虎山几乎不能称为山,只矮矮地几座石柱一般,所以悬棺看起来并不悬。也许是看惯了惊险的表演,我们没为之喝彩的表演实际上却是那四位当地的采农民的看家绝活,倘没有那样的胆量和意志,是断不敢上去、下滑并作翻转倒立等动作的。 我们不明白这里为什么叫龙虎山,但据说是道教始祖张天师在此练丹时“丹成而龙虎现”得名的。当然,有没有龙是无法考证的了。后来,我们在正一观看到了张天师像,很清静,也很小,没多少游人,因为没什么内容。不过,龙虎山因他而得名,因他而冠之以道家仙气,实得感谢于他。 我还是喜欢这里的丹霞地貌。这里的山不同于别处的山,因为它的残缺让它美丽。每一座山,都像是蛀牙一般被穿了很多孔,又像是蜂窝煤似的,更像是在水底被冲了许多年以后的岩石突然露出水面,上面既有水波纹一般的痕迹,又有全然冲击而成的洞穴,中空的、残缺的、破损的。这样的山一座座罗列着,并不高,却很实在、粗壮,没有凌空的奇秀,也没有连绵的悠远,只是在地面或水面上长着,圆圆的样子――上头是圆圆的,下面是粗实的,像柱,像锤,像印。船或竹筏在水面上行进时,山变得可以触摸和近观,壁立的样子变得冷峻威武,崎岖凹凸的岩石又仿佛在讲述着一个个年代久远的故事。 很多人去猜测它们的成因,据说政府悬赏40万元免费悬棺之迷。于是,一行人等都有了自己的臆想,最多的还是觉得是水涨时人们将棺材放进去,等水降了,就悬在峭壁上了。这种说法不同于现在那里的悬棺表演,人们普遍认为是古人先从后面爬上山,再从上往下放绳,利用定滑轮,将悬棺钓上去的。 如果说江西的龙虎山是一种奇特的美,那么后来我们去的衢州“天脊龙门”则是一种险峻的美了。 那里的山不像龙虎山难生草木,而是相当葱郁,人行其间,可以完全不受烈日骄阳的炙烤,跟游龙虎山时的酷热比起来,简直“换了人间”。 绿是那里的一大特色,目之所及,皆为绿意,其实车子在盘旋而上时,早已将绿意饱藏人们心中了。有人受不了车子在盘山公路上的扭动,胃里、胸腔里汹涌翻滚,在赞美大自然的美景时,倒是对绿打了几分折扣,并不是因为绿得不生动、不充分,而是绿的享受来之不易。 险是最主要的。那两公里多的栈道可不只是一道风景线,虽然它像点缀在绿波起伏的山峰上的盘龙,或是舞动的丝带,但要想在上面走一遭却为难了一些恐高的人。女人们总是怀揣着恐惧行进的,在栈道上还不是怎么明显,因为有人前后连接,每一级也还踏实,只要眼睛不要盯着下面、旁边看,身子尽量靠着山边走,总还是能慢慢地蹭过去的。对她们进行考验的是索桥,长一二百米,凌空于一二百米的山谷上,穿山风直接劲吹着这座桥,虽然这座桥两边都有严密的网护着,下面的木板也很结实平稳,可人走上去,自然还是要摇摇晃晃的,有左右的摇摆,也有上下的颤动,还是不定的晃荡振动。一个人走时孤立无援,与人走时又互相产生震动。有人就用手扶了走,但愈是这样就愈可怕,仿佛人一下子就会翻过扶手掉下去似的。女人们明智地将阳伞全都收拢了,小心翼翼地朝前走,眼睛的余光都不敢往旁边扫一下,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但因为退回去已不可能,她们也只能硬着头皮过。胆小的、年长的就只能让年轻小伙子搀着过来了。 不过,人只要过来了,回过头去想想就都觉得很有意思了,不论自己刚才吓成什么样子,都觉得是一种成长和收获,是一种快乐和成功,生命一下子就变得有意义了。 旅游就是花钱买罪受,但人们还是义无反顾地去旅游,因为经历痛苦也是一件快乐的事,这对于生活中缺少痛苦的人来说尤为重要。 (2007-7-2)

星期六凌晨5:30,我和爸爸拿好行李,到九龙广场集合,准备与爸爸的同事们一起乘车去新宁县崀山进行短期旅行。 经过3小时左右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到达了新宁县,在县一中门口,我们接上了导游,天空已经下起了滂沱大雨,导游姐姐在车上自我介绍之后,对我们说道:“我想在座的有许多朋友来过我们新宁崀山,但我觉得我们崀山最近两年的变化最大。为什么呢?因为在2010年8月2日4时48分,湖南崀山与福建泰宁、广东丹霞山、龙虎山)、浙江江郎山、贵州赤水捆绑在巴西利亚第34届世界遗产会上申遗成功,成为我国第个世40界遗产地。所以说,这两年新宁县政府,为了申遗对崀山投资了不少,因此崀山的变化也不少,所以,这两年值得大家来看一看。”

星期六上午我们在游玩了龙虎山之后,接着前往距龙虎山5公里远的绿水江漂流。

一进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黑压压的一大群人,哇塞,人可真多!绿水江漂流的工具是皮划艇,艇上配有水桨和救生工具。就这么点,万一......据说啊,绿水江漂流全长9公里,漂流时间为3小时,途经许多险境,流水最高落差高达到4.5米,最小的也有1.5米,最深之处达7~8米!

因为人多的缘故,我们足足等了3个多小时,这3个多小时就如同1个世纪那么漫长。在经过一番煎熬之后,我们终于可以上艇了。出发前导游给我们讲了需要注意的事项和应急措施,讲完我就迫不及待地和哥哥推着皮划艇,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

一开始,由于还没有适应水流,遇到激流和险滩,我们总是手忙脚乱的,不知所措,艇东摇西摆。我想起了我和哥哥在人民公园划船时的经验,就提醒他用那方法,哥哥还不错,经我提醒立刻茅塞顿开。我俩重新把方向调整过来,与第一个落差相遇。“把桨放好!手抓紧扶手!”哥哥一声令下,我就把桨放好了,“啊――唔――”我们成功了!但是......我们搁浅啦!我和哥哥马上下水推艇。“1、2、3!1、2、3!”我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该死的小艇给推了出来,我迅速地跳上艇,继续向前。

“啊――”“哇――”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趟过了落差,如一把利剑一样勇往直前,正在我得意的劲头上,哥哥却用急促的口气对我说:“不好!前面是4.5米高落差!”什么?!这么快!哼,管它呢,明知是死也要宝剑出鞘,倒在对方剑下不叫丢脸,那叫虽败犹荣!我麻利地把桨收好,抓紧两侧的艇绳。10米、5米、3米、1米......“啊――”我们的艇腾空而下,在空中来了个360度大旋转!我们的艇在经过惊心动魄地翻腾之后,终于落水了。再看看后面的人们,艇翻的翻,转的转,没有一个人能像我们这样安全通过这处最危险的落差,在绿水江上,我和哥哥终于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奇迹......





  • 韩剧浪漫医生金实福分集剧情介绍1-20全集大结局

    ......
  • 胆结石

    我们找到第1篇与胆结石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胆结石

    ......
  • 痛风能吃橘子吗 痛风吃橘子会有影响吗

    我们找到第1篇与痛风能吃橘子吗 痛风吃橘子会有影响吗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痛风能吃橘子吗 痛风吃橘子会有影响吗

    橘子在我们的生活中是很常见的一种水果,橘子的味道酸甜可口,很多人都喜欢吃,那么痛风能吃橘子吗?痛风吃橘子会有影响吗?

    痛风能吃橘子吗

    痛风能吃橘子。

    橘子可以维生素C 和钾等重要物质,而且含量远远高于苹果、梨等常见水果。目前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柑橘类水果有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作用,其中含有的橙皮素和柚皮素还有很强的抗氧化和抗炎症作用,所以柑橘类水果对痛风患者也很有益处。水果也是低嘌呤食物,但是高甜度的水果相对还是要控制下不要吃太多。橘子吃多了上火,因此就算喜欢吃也要控制量。一天1—2个就可以,痛风不但要控制尿酸,对脂肪摄入量和糖摄入量也相对要控制。

    痛风可以吃哪些水果

    樱桃

    味甘、微酸,性温,具有补中益气、祛风胜湿的功效。樱桃含铁量高,位于各种水果之首,常食樱桃可补充体内对铁元素量的需求,促进血红蛋白再生,既可防治缺铁性贫血,又可增强体质,健脑益智。

    ......
  • 大唐荣耀人物关系图 沈珍珠慕容林致的结局

    ......
  • 胆结石不能吃什么食物 饮食注意事项有哪些

    ::::
  • 澳洲木瓜膏能治脚气吗 木瓜膏的具体成分有哪些

    我们找到第1篇与澳洲木瓜膏能治脚气吗 木瓜膏的具体成分有哪些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澳洲木瓜膏能治脚气吗 木瓜膏的具体成分有哪些

    澳洲木瓜膏现在在朋友圈十分的火爆,广受欢迎。澳洲木瓜膏是一款天然无污染的产品,很多妈妈都会买来给宝宝护肤。那么澳洲木瓜膏能治脚气吗?木瓜膏的具体成分有哪些?

    澳洲木瓜膏能治脚气吗

    效果不明显。

    主要是处理各种临时小伤口的消炎,涂上后能加速创口愈合的速度。

    主要可针对:烫伤,晒伤,受伤后肿痛,脓肿,疔疮;疖子,擦伤,瘀伤及烧伤,蚊子叮咬,开放的伤口,粉刺,痈,皮肤发炎,割伤及囊肿,皮疹,痱子,虫咬。

    小孩得脚气了应该怎么办

    因为脚气是真菌引起的,具有传染性,孩子可能是接触了有脚气的人的鞋子,或者是大人孩子的衣物混洗了,大人小孩共用了一条擦脚毛巾或生活环境地板等,孩子的免疫力低很容易被传染。现在市面上很多治疗脚气的物,孩子皮肤细嫩,不要随便用,可以使用一款纯中的足膜,足禧本草,天然无刺激。

    ......
  • 电视剧穿梭恋人分集剧情介绍1-12集全集大结局

    ......
  • 大闸蟹和什么食物相克 大闸蟹和螃蟹的区别

    ......
  • 沙糖桔一天吃几个最好 沙糖桔每天吃多少合适

    我们找到第1篇与沙糖桔一天吃几个最好 沙糖桔每天吃多少合适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沙糖桔一天吃几个最好 沙糖桔每天吃多少合适

    沙糖桔,是富含维生素比较丰富的水果。但也不宜吃太多,会容易有上火的症状。不少人困惑,沙糖桔一天吃几个最好?关于沙糖桔一天吃几个最好?沙糖桔每天吃多少合适?一起来看看。

    沙糖桔一天吃几个最好

    沙糖桔每天最多吃5个。医生提醒:桔子性温热,吃多了容易导致内热,出现口舌生疮、咽喉干痛、便秘等上火症状,一天吃3~5个就能满足人体所需维生素了。除此,甜甜的小桔子含糖量高,想要控制体重的人要少吃点,糖尿病患者不能吃;在吃桔子最好连同桔络一起吃,在传统医学中,桔皮里面白色网状桔络是味中,具有清咽顺气、化痰清火的功效,可以缓解吃桔子上火的症状。

    沙糖桔每天吃多少合适

    沙糖桔味道甘甜,入口清凉爽口,所以也受到老人到小孩很多人群的喜爱。沙糖桔个儿比较小,很多人会一次性吃很多,但是又担心吃多了会上火。对比橘子,其性质温和,容易上火,吃多了会出现嘴巴起泡,大便干结等上火的症状。

    ......
  • 三生三世墨渊和夜华有什么关系 白浅喜欢夜华还是墨渊

    ::::
  • 怀孕的人能吃甘草片吗 服用甘草片的注意事项是什么

    我们找到第1篇与怀孕的人能吃甘草片吗 服用甘草片的注意事项是什么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怀孕的人能吃甘草片吗 服用甘草片的注意事项是什么

     

    孕妇可以说是家庭中的熊猫,处处都要谨慎小心,孕妇在生病后,应该及时就医,遵循医嘱,服用物,那么怀孕的人能吃甘草片?

    孕妇可以吃甘草片吗:

    孕妇要慎用甘草片。复方甘草片组成物中包括阿片,是一种容易使人体产生依赖性的物,久服可能上瘾,一般最多连续服用五天必须停。由于这种物质可以通过哺乳使婴儿也产生身体依赖性,所以孕妇或哺乳期妇女最好选用其他镇咳。此外,由于复方甘草片可以减少尿液的排出,因此前列腺肥大者、排尿困难者不宜服用。

    专家提示,在使用复方甘草片止咳的同时,应找出咳嗽的病因,在医生的指导下正确服。如感染引起者可加服抗菌物,过敏引起者可加服抗过敏等。

    服用甘草片的注意事项

    1、甘草片不宜长期服用,如服用3~7天症状未缓解,请即时咨询医师。

    2、对甘草片成份过敏者禁用。

    3、胃炎及胃溃疡患者慎用。

    ......
  • 沙糖桔上火吗 沙糖桔吃多了会上火吗

    我们找到第1篇与沙糖桔上火吗 沙糖桔吃多了会上火吗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沙糖桔上火吗 沙糖桔吃多了会上火吗

    沙糖桔,是富含丰富维生素的一种水果,在我们生活中也比较常见。不少人困惑,沙糖桔吃多了会上火吗?关于,沙糖桔上火吗?沙糖桔吃多了会上火吗?编来为您一一解答!

    沙糖桔上火吗

    沙糖桔吃多了会上火。对比橘子,沙糖桔性质温和,容易上火,吃多了会出现嘴巴起泡,大便干结等上火的症状。而沙糖桔同样属于橘类水果,所以也有相同的性质,多吃会导致同样的上火症状,一般建议不要吃10个以上。砂糖桔除了香甜可口外,也富含维生素,是补充维生素的非常好的水果之一,而且含有大量的糖类,矿物质,所以其营养价值是不言而喻的,只是吃沙糖桔也是有禁忌的。

    沙糖桔吃多了会上火吗

    沙糖桔吃多了会上火。首先我们要了解一下,多吃沙糖桔是容易上火的,会出现口舌生疮、口干舌燥、咽喉干痛、大便秘结等症状。但具体也得看个人的体质,内热体质的人可能吃两三个就上火了,而寒症体质的人则可能多吃几个也不会上火。

    ......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人物关系图 大结局是怎样的

    ......
  • 怀孕期间吃蚕蛹可以吗 孕妇吃蚕蛹的好处是什么

    我们找到第2篇与怀孕期间吃蚕蛹可以吗 孕妇吃蚕蛹的好处是什么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怀孕期间吃蚕蛹可以吗 孕妇吃蚕蛹的好处是什么

    蚕蛹的蛋白质含量在50%以上,远远高于一般食品,而且蛋白质中的必需氨基酸种类齐全,那么怀孕期间吃蚕蛹可以吗?

    孕妇能吃蚕蛹吗:

    孕妇能吃蚕蛹,但要少吃。蚕蛹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多种氨基酸,是滋补佳品,但含高蛋白补多了对心脏血管都有负担。最好是在蚕蛹季节里吃,其过季的蚕蛹,因为贮藏的时间或者是过程,会造成蚕蛹出现坏或者是异味,孕妇吃蚕蛹时要注意季节。

    孕妇吃蚕蛹的好处:

    蚕蛹入馔在我国有悠久的历史。据悉蚕蛹蒸煮入宴有1400多年的历史。100公斤鲜蛹含蛋白质相当于34公斤瘦猪肉,或30公斤鸡蛋,或40公斤鲫鱼。蚕蛹不仪是味道鲜美、营养丰富的副食品,还是极宝贵的动物性蛋白质来源,更是提取多种化学品的宝贵原料。

    蚕蛹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多种氨基酸,有“七个蚕蛹一个蛋”的说法,是体弱、病后、老人及妇女产后的高级营养补品。

    ......
  • 百香果双响炮好喝吗 百香果双响炮的做法

    我们找到第1篇与百香果双响炮好喝吗 百香果双响炮的做法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百香果双响炮好喝吗 百香果双响炮的做法

    百香果双响炮是现在非常受欢迎的一种饮品,很多奶茶店有售。百香果双响炮好喝吗?百香果双响炮的做法是怎样的?看下文。

    百香果双响炮的做法

    1.取一个可以密封的杯子,放适量百香果糖浆

    1.杯中加入凉水,搅拌均匀,尝尝味道,稍微有点甜即可。

    3.切开百香果,加到杯子中

    4.加入椰果、珍珠(我用的爆弹)

    5.加入冰块,搅拌均匀,密封,使劲摇晃使整杯水变冰

    开喝!

    小贴士:

    1、没有百香果糖浆可以用蜂蜜代替,不过味道就和都可茶饮不一样了

    2、一定要放冰!没有冰的话一定要放冰箱冰镇了喝!这样才好喝

     

    百香果双响炮好喝吗

    网友评价:

    1.特意组团叫的外卖,之前一直喝鲜芋牛奶感觉挺好今天拔草其他产品,红豆奶茶实在一般一股子说不出的味儿茶味不够奶味不浓整体口感水。柠檬椰果益菌多椰果满满香精味益菌多单喝还凑合。

    ......
  • 步罡踏斗:龙虎山作文(共10篇)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