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浏览52520宝典首页:http://m.52520qq.com! 手机访问本页:上课铃响后作文(共7篇) 网站地图

范文

上课铃响后作文(共7篇)

林永超来自:四川省 成都市 锦江区 时间:2019-04-18 12:39 坐标: 221984°

我们找到第1篇与上课铃响后作文(共7篇)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上课铃响后作文(共7篇)

中午,当同学们玩得正火热的时候,刺耳的上课铃声又一次地响了起来,同学们有的飞奔进教室,有的大摇大摆的走进教室,有的边说边笑的走进教室,还有的……看见同学们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后,我向往常一样走上讲台,正准备起音唱歌时,一个平时就调皮捣蛋的忽然怪腔怪调地唱起歌来,惹得大家哈哈大笑。接着,另一个同学也学着他的样子手舞足蹈地讲起一个笑话来。霎时,教室里就热闹起来,有的大摇大摆地“串串门”,有的则小声地说着悄悄话,有的则玩着自己的玩具,有的则用音乐书卷起小喇叭互相吹起来……任凭我在讲台上大喊大叫也没有用。最可气的是,居然还有同学学起我的模样来,弄得我哭笑不得。我拿他们真的没有办法吗?我停了停,心想,他们不是最怕老师吗?拿老师来吓吓他们。我故意大声地说“老师来了,老师来了!”这句话好像很奏效,教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等他们发觉上当的时候,教室里又热闹起来……这下,真把我弄得不知所措了,只好在讲台上直跺脚。突然,我不经意地瞟过教室门口时,我看见老师已站在教室门口了。我赶忙小声地提醒同学们:“别闹了,老师真的来了!”一位同学说:“别和我们玩狼来了的游戏了!”“这是骗三岁小孩的把戏!”另一个同学附和道。还有一位同学故意提高声调模仿老师的声音说:“同学们,请安静,上课了!”同学们听了,又哈哈大笑起来。正当大家还陶醉在刚才的笑声中时,老师已经走上了讲台,教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连头都不敢抬高,只等待着老师的惩罚。老师用他那严厉的目光扫视了一下我们,什么话也没说,开始上起课来。这节课同学们听得可认真了,都害怕老师抓住什么,对我们发火。

“叮铃铃”随正清脆的下课铃,老师大声的宣布“下课”同学们听见了,都争先恐后地跑出去,像鱼儿游进了深蓝的海洋。

我和田思琪、郭安琪、曹雪一起去操场上玩儿。操场上,同学们在尽情地玩耍。有的在踢足球,有的在跳绳,有的在踢毽子,有的在打乒乓球,有的在打篮球,还有的在比赛跑步。我们再来练习跑步,同学看见了都说:“加油!加油!“我们跑着跑着,累了就慢跑,最后终于跑完了,虽然很累,打心里很高兴,因为我们端来你了身体,所以很高兴。教室里,同学们有的在讲笑话,讲的让同学们都哈哈大笑,有的在认真地写作业。

上课铃“叮铃铃”的想起来了,同学们都恋恋不舍地回到了自己的作为,开始了新的学习。

“叮铃铃……”,熟悉的上课铃声响起来了。就在铃声响起的前0.000……1秒钟之内,班里的同学们纷纷用最快的速度奔向自己的座位,回归“祖国”。那架势,简直比刘翔的速度还要快几分。而后同学们便个个乖得像猫咪一样,端坐着,不说一句话,等待着老师的到来,生怕老师不满意。现在,班里的纪律可真谓是连一根针掉下的声音都会震动全班。

“叮铃铃……”,铃声嘹亮地响着。坐在前排的同学着急了,一骨碌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急急忙忙地往窗外望,大概是没有看到老师的身影吧,就有人嬉皮笑脸地朝着同学们挥手:“报告,前方无敌情,平安无事!”霎时间,班里的同学一个个都松了口气,就像在水平如镜的河里投进了石块儿,班里的喧闹声一下子传递开来。瞧,那活宝们一个个站上凳子,得意洋洋地炫耀着刚刚得到的好东西,开始推销:“大家快来看啊,XXX产品,好吃不贵!”说罢,还不忘吃上几口零食。有的同学趴在桌子上,伸着懒腰,继续补觉;有的同学坐在座位上,拿着漫画书基情演讲,像磁铁一样吸引着许多人,围在一堆讨论漫画里面的精彩片段;有的同学坐在座位上,时不时抬抬头观察敌情,然后又马上低下头奋笔疾书,补自己没有完成的作业;还有几对同桌冤家打打闹闹,围着桌子跑来跑去,几个人拍着手正看热闹……班里的同学个个嘻嘻哈哈,没有正形儿,乱成了一团。

铃声好像没有尽头,依然持续着。老师还没有来,几个坐在门口的同学突然拉开门,然后高喊一声:“老师来了!”前排几个人就像商量好了一样,“唰”地一声起立,装模作样地按着上课的规矩继续进行:“上课——起立!老师您好!”吓得说话的同学们直自责:“老师老师,对不起!”看到这一幕,那几个捣蛋的同学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叮铃铃!”当上课铃声打响最后一声,全班起立。老师拿着教案走进教室,惊奇地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表情各异,奇怪的小脸:有脸憋得通红强忍着笑的,有紧闭着嘴来不及咽下零食的,有看到老师惊慌失措的,有……

下课后,同学们成群结队地跑出教室,有的在玩游戏,有的在说说笑笑,有的跑到厕所,有的去打开水。。。。。。突然,上课铃声响起来了,这铃声像部队里的军号吹响,既紧张又严肃,同学们步履匆匆地从各个地方赶到教室,跑向自己的座位,大部分同学都坐好了,静静地等待着老师。可是有些同学还在叽叽喳喳地说话好像还没有玩够。

最好笑的要数廖一强,她总是上课铃响后去厕所。又一次,老师来了,廖一强还没到,同学们都坐好了。这是一强来了。老师不让他进去,就当没有听见“报告”,只管上课。即将下课了,老师才让他进来。老师还对大家说:“如果谁以后上课铃响后去做什么事情,就别想进门。”

还有一次,我记得上英语课。上课铃响了,老师还没有来,王浩去打开水。他回来以后,领读员不让他进去,他一直喊“报告”。没有人理他,后来他看见宋老师快来了,王浩拼命喊“报告”,还是没有人理他,他后来就自己跑进去了,还好宋老师到之前王浩以坐下。

其实,上课的铃声就像命令,每个同学必须服从不要在上课铃声后,还能像下课一样散漫。

老黄竟然能以教育我,扯到孙子,从孙子再到拿破伦,又以拿破伦分析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不过有一点我没想到,他教育我的最后一句话,竟是马丁路德金的名言。

……

教室里依然嘈杂。黑娃在睡觉,龙竹在扯家常,身庚在唱歌,一切又归于平淡……

“欧洲阿森纳本赛季不错”“不就不败吗?我还喜欢龙文”

“周杰伦怎么不出新专辑了”“他不行,还羽泉的好听”“让开……”

“这次考差了”“你也好说98?”“不也没上全班第一吗?”

……

在这里我好像有些格格不入了,不过我还是常常对自己说:“扬起嘴角,告许自己我还会笑。”于是我笑了。常常一边发呆一边笑,常常被人看做那种歌乐山的出墙人。

“下午的球赛,希望各位加油”其实很久以来我们保持着不败的战绩,而我,每次也只让夏彝带我领导球队,并且他竟比我踢得好。上课前的几分钟,我们班把它叫做新闻发布会所以我才勉强吐出这几个字。“队长”“什么龙竹”“队长夫人来吗?”“靠!美女”于是我又想起了李婕,……

“‘婕儿,你不可走!’撒旦的魔爪紧紧的抓着她,那柳烟如雾的身景慢慢沉淀于地面。‘死吧’我冲上去给了撒旦几拳,或更多。等我收手的时候,撒旦已经一瘸一拐的捂着熊猫眼逃了,婕儿依偎着我……”

“追忆”

这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呼喊,我确定是老汪。再看看我自己,我的右手停留在老汪的眼睛上,左手扯着老汪那件名贵的华伦天奴。“完了”我一拳打在了老汪的眼睛上,我竟然还念着打了价也叫名贵?“李婕……”老汪那两条忍无可忍的目光向我袭来,“你这也叫礼节?”我想人民日报应该报道一条新闻,叫做“迄今为止数最多的一次同时倒地事件”……

我站在教室门口感慨万千,看着里面那群群人类,我就那么站着,有说不出的惊喜。我进办室老汪只随便说了我几句,然后拿了一张纸出来在惨白的灯光下照了照,便让我离开。我想:他中了。

十一

那些整天吊儿郎当的那些公子哥本来就看成绩优秀的白舜黑不顺眼,眼看着喜欢的女生和白舜黑的关系越来越好,他们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次课间休息的时候,教室的角落里总有四五个男同学聚集在一起私语。有一次上课铃响后,阳台边聊天的白舜黑和林婉君回到各自座位。白舜黑刚一坐下,触电般地听到背后的角落里传来“灾星”“天狗”等字眼,虽然声音不大,却很清楚。白舜黑猛地转过身,看见那几个公子哥在笑,当他们发现白舜黑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们时立刻停了下来。此时的白舜黑像是一只被刺破伤疤的狮子,他双拳紧握,想起初中时的那场架,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硬是被他按了下去。

那节课老师讲什么,白舜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他在想那些人是怎么知道的呢?在这座城市,除了自己外,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白文源和林婉君。经过上次的打架事件,两人再没有发生过摩擦,白文源发过誓不再辱骂他,来这里上学之前也答应过白舜黑不告诉其他人关于他的事。如果不是白文源的话,就只有林婉君了,而且白舜黑和她说完自己的事后,也没有叫她不要告诉别人。在学校里,林君怡和很多同学的交情不错,把事说出去也没什么奇怪的。想到这里,白舜黑看了看正在认真听课的林婉君,极有可能就是她。

此后,白舜黑看见林婉君就像见到鬼似地避开。下课后,白舜黑来到阳台边,见她过来,便立刻转身回到课室。林婉君问他题目,他连题目都没看就说自己不会。一个星期没有说过话,林婉君终于忍不住,课后,她走到他的座位前,白舜黑站了起来要走。“白舜黑,你什么意思?”白舜黑没有回答,向课室外走去。林婉君气得几乎落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伏在桌子上。此时的课室变得比上班主任的课时还要安静。走到课室门口的时候,白舜黑能清楚地听见角落里传来的冷笑。

又是晚自习的课间,白舜黑一如往常地站在阳台边,看着病态的夜空。林婉君则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很快,上课铃响了起来。每星期例行的调换座位后,林婉君的座位在前门旁边。白舜黑为了不必要的尴尬,便从后门进去。刚进门,白舜黑就看到白文源和那些公子哥们在一起有说有笑,他说的那些东西正是白舜黑以前的事。白文源并没有发现白舜黑已经站在了他身后。当他转过身时,正好与白舜黑失望的眼神相撞。白舜黑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白舜黑和白文源从此再也没有来往,平时碰了面也当没有看见,就像陌生人一样。白舜黑不明白为什么曾经的诺言随着时间一点点风化,为什么来之不易的友情瞬间击破,为什么自己最信任的人却是伤害自己的人。后来,他听说白文源也很喜欢林婉君,白舜黑与林婉君的亲密让他很嫉妒。答案原来如此简单。

白文源终究没有向白舜黑道歉,白舜黑也没有向林婉君解释。这件事就成了一个谁也不愿解开的结,被遗忘在深深的心底。

十二

高二那年冬天异常寒冷,白舜黑接到白晨生的电话时,灰色的天空正下着冰冷的雨滴。白舜黑马上找到班主任,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白舜黑着急地赶到父亲说的那家医院时,脸颊已经被冻得麻木了。看见父亲正在病房门前不停地徘徊,白舜黑飞快地冲了上去,气喘吁吁的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白晨生一脸悲伤地说:“黑子,快进去看看你妈吧。”白舜黑走进病房,看着母亲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好多管子插在了那瘦弱的身躯,一股悲伤在心里翻滚,温热的泪水在眼里打转。白舜黑叫了一声“妈”,陈冬梅微微睁开眼,看见儿子的她,艰难地笑了,眼泪从眼角滑落。

白舜黑和白晨生出了病房,白舜黑就问:“爸,妈究竟得了什么病,严不严重?”白晨生沉重地走到旁边的椅子坐了下去,叫白舜黑也坐下。白晨生深深地叹了口气,寒冷的空气与他呼出的温热空气共同作用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白雾:“医生说你妈得了尿症,已经很严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换肾,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白舜黑说:“那快点换啊!”白晨生说:“不是说换就能换的,要有合适的肾源。医生说,有血缘关系的人匹配的概率大点。”白舜黑着急地说:“那赶紧叫医生看看我可不可以。”白晨生犹豫了一下,说:“你不可以,就算匹配了,你也不可以。”“为什么?”“因为你是我儿子,我们家的唯一男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我们家列祖列宗交代。等你姐姐们回来再说。”白舜黑苦笑了一声,擦干眼里噙满的泪水,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了。

白舜黑的四个姐姐陆陆续续地十一

那些整天吊儿郎当的那些公子哥本来就看成绩优秀的白舜黑不顺眼,眼看着喜欢的女生和白舜黑的关系越来越好,他们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次课间休息的时候,教室的角落里总有四五个男同学聚集在一起私语。有一次上课铃响后,阳台边聊天的白舜黑和林婉君回到各自座位。白舜黑刚一坐下,触电般地听到背后的角落里传来“灾星”“天狗”等字眼,虽然声音不大,却很清楚。白舜黑猛地转过身,看见那几个公子哥在笑,当他们发现白舜黑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们时立刻停了下来。此时的白舜黑像是一只被刺破伤疤的狮子,他双拳紧握,想起初中时的那场架,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硬是被他按了下去。

那节课老师讲什么,白舜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他在想那些人是怎么知道的呢?在这座城市,除了自己外,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白文源和林婉君。经过上次的打架事件,两人再没有发生过摩擦,白文源发过誓不再辱骂他,来这里上学之前也答应过白舜黑不告诉其他人关于他的事。如果不是白文源的话,就只有林婉君了,而且白舜黑和她说完自己的事后,也没有叫她不要告诉别人。在学校里,林君怡和很多同学的交情不错,把事说出去也没什么奇怪的。想到这里,白舜黑看了看正在认真听课的林婉君,极有可能就是她。

此后,白舜黑看见林婉君就像见到鬼似地避开。下课后,白舜黑来到阳台边,见她过来,便立刻转身回到课室。林婉君问他题目,他连题目都没看就说自己不会。一个星期没有说过话,林婉君终于忍不住,课后,她走到他的座位前,白舜黑站了起来要走。“白舜黑,你什么意思?”白舜黑没有回答,向课室外走去。林婉君气得几乎落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伏在桌子上。此时的课室变得比上班主任的课时还要安静。走到课室门口的时候,白舜黑能清楚地听见角落里传来的冷笑。

又是晚自习的课间,白舜黑一如往常地站在阳台边,看着病态的夜空。林婉君则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很快,上课铃响了起来。每星期例行的调换座位后,林婉君的座位在前门旁边。白舜黑为了不必要的尴尬,便从后门进去。刚进门,白舜黑就看到白文源和那些公子哥们在一起有说有笑,他说的那些东西正是白舜黑以前的事。白文源并没有发现白舜黑已经站在了他身后。当他转过身时,正好与白舜黑失望的眼神相撞。白舜黑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白舜黑和白文源从此再也没有来往,平时碰了面也当没有看见,就像陌生人一样。白舜黑不明白为什么曾经的诺言随着时间一点点风化,为什么来之不易的友情瞬间击破,为什么自己最信任的人却是伤害自己的人。后来,他听说白文源也很喜欢林婉君,白舜黑与林婉君的亲密让他很嫉妒。答案原来如此简单。

白文源终究没有向白舜黑道歉,白舜黑也没有向林婉君解释。这件事就成了一个谁也不愿解开的结,被遗忘在深深的心底。

十二

高二那年冬天异常寒冷,白舜黑接到白晨生的电话时,灰色的天空正下着冰冷的雨滴。白舜黑马上找到班主任,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白舜黑着急地赶到父亲说的那家医院时,脸颊已经被冻得麻木了。看见父亲正在病房门前不停地徘徊,白舜黑飞快地冲了上去,气喘吁吁的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白晨生一脸悲伤地说:“黑子,快进去看看你妈吧。”白舜黑走进病房,看着母亲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好多管子插在了那瘦弱的身躯,一股悲伤在心里翻滚,温热的泪水在眼里打转。白舜黑叫了一声“妈”,陈冬梅微微睁开眼,看见儿子的她,艰难地笑了,眼泪从眼角滑落。

白舜黑和白晨生出了病房,白舜黑就问:“爸,妈究竟得了什么病,严不严重?”白晨生沉重地走到旁边的椅子坐了下去,叫白舜黑也坐下。白晨生深深地叹了口气,寒冷的空气与他呼出的温热空气共同作用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白雾:“医生说你妈得了尿症,已经很严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换肾,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白舜黑说:“那快点换啊!”白晨生说:“不是说换就能换的,要有合适的肾源。医生说,有血缘关系的人匹配的概率大点。”白舜黑着急地说:“那赶紧叫医生看看我可不可以。”白晨生犹豫了一下,说:“你不可以,就算匹配了,你也不可以。”“为什么?”“因为你是我儿子,我们家的唯一男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我们家列祖列宗交代。等你姐姐们回来再说。”白舜黑苦笑了一声,擦干眼里噙满的泪水,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了。

白舜黑的四个姐姐陆陆续续地十一

那些整天吊儿郎当的那些公子哥本来就看成绩优秀的白舜黑不顺眼,眼看着喜欢的女生和白舜黑的关系越来越好,他们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次课间休息的时候,教室的角落里总有四五个男同学聚集在一起私语。有一次上课铃响后,阳台边聊天的白舜黑和林婉君回到各自座位。白舜黑刚一坐下,触电般地听到背后的角落里传来“灾星”“天狗”等字眼,虽然声音不大,却很清楚。白舜黑猛地转过身,看见那几个公子哥在笑,当他们发现白舜黑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们时立刻停了下来。此时的白舜黑像是一只被刺破伤疤的狮子,他双拳紧握,想起初中时的那场架,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硬是被他按了下去。

那节课老师讲什么,白舜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他在想那些人是怎么知道的呢?在这座城市,除了自己外,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白文源和林婉君。经过上次的打架事件,两人再没有发生过摩擦,白文源发过誓不再辱骂他,来这里上学之前也答应过白舜黑不告诉其他人关于他的事。如果不是白文源的话,就只有林婉君了,而且白舜黑和她说完自己的事后,也没有叫她不要告诉别人。在学校里,林君怡和很多同学的交情不错,把事说出去也没什么奇怪的。想到这里,白舜黑看了看正在认真听课的林婉君,极有可能就是她。

此后,白舜黑看见林婉君就像见到鬼似地避开。下课后,白舜黑来到阳台边,见她过来,便立刻转身回到课室。林婉君问他题目,他连题目都没看就说自己不会。一个星期没有说过话,林婉君终于忍不住,课后,她走到他的座位前,白舜黑站了起来要走。“白舜黑,你什么意思?”白舜黑没有回答,向课室外走去。林婉君气得几乎落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伏在桌子上。此时的课室变得比上班主任的课时还要安静。走到课室门口的时候,白舜黑能清楚地听见角落里传来的冷笑。

又是晚自习的课间,白舜黑一如往常地站在阳台边,看着病态的夜空。林婉君则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很快,上课铃响了起来。每星期例行的调换座位后,林婉君的座位在前门旁边。白舜黑为了不必要的尴尬,便从后门进去。刚进门,白舜黑就看到白文源和那些公子哥们在一起有说有笑,他说的那些东西正是白舜黑以前的事。白文源并没有发现白舜黑已经站在了他身后。当他转过身时,正好与白舜黑失望的眼神相撞。白舜黑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白舜黑和白文源从此再也没有来往,平时碰了面也当没有看见,就像陌生人一样。白舜黑不明白为什么曾经的诺言随着时间一点点风化,为什么来之不易的友情瞬间击破,为什么自己最信任的人却是伤害自己的人。后来,他听说白文源也很喜欢林婉君,白舜黑与林婉君的亲密让他很嫉妒。答案原来如此简单。

白文源终究没有向白舜黑道歉,白舜黑也没有向林婉君解释。这件事就成了一个谁也不愿解开的结,被遗忘在深深的心底。

十二

高二那年冬天异常寒冷,白舜黑接到白晨生的电话时,灰色的天空正下着冰冷的雨滴。白舜黑马上找到班主任,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白舜黑着急地赶到父亲说的那家医院时,脸颊已经被冻得麻木了。看见父亲正在病房门前不停地徘徊,白舜黑飞快地冲了上去,气喘吁吁的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白晨生一脸悲伤地说:“黑子,快进去看看你妈吧。”白舜黑走进病房,看着母亲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好多管子插在了那瘦弱的身躯,一股悲伤在心里翻滚,温热的泪水在眼里打转。白舜黑叫了一声“妈”,陈冬梅微微睁开眼,看见儿子的她,艰难地笑了,眼泪从眼角滑落。

白舜黑和白晨生出了病房,白舜黑就问:“爸,妈究竟得了什么病,严不严重?”白晨生沉重地走到旁边的椅子坐了下去,叫白舜黑也坐下。白晨生深深地叹了口气,寒冷的空气与他呼出的温热空气共同作用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白雾:“医生说你妈得了尿症,已经很严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换肾,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白舜黑说:“那快点换啊!”白晨生说:“不是说换就能换的,要有合适的肾源。医生说,有血缘关系的人匹配的概率大点。”白舜黑着急地说:“那赶紧叫医生看看我可不可以。”白晨生犹豫了一下,说:“你不可以,就算匹配了,你也不可以。”“为什么?”“因为你是我儿子,我们家的唯一男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我们家列祖列宗交代。等你姐姐们回来再说。”白舜黑苦笑了一声,擦干眼里噙满的泪水,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了。

白舜黑的四个姐姐陆陆续续地十一

那些整天吊儿郎当的那些公子哥本来就看成绩优秀的白舜黑不顺眼,眼看着喜欢的女生和白舜黑的关系越来越好,他们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次课间休息的时候,教室的角落里总有四五个男同学聚集在一起私语。有一次上课铃响后,阳台边聊天的白舜黑和林婉君回到各自座位。白舜黑刚一坐下,触电般地听到背后的角落里传来“灾星”“天狗”等字眼,虽然声音不大,却很清楚。白舜黑猛地转过身,看见那几个公子哥在笑,当他们发现白舜黑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们时立刻停了下来。此时的白舜黑像是一只被刺破伤疤的狮子,他双拳紧握,想起初中时的那场架,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硬是被他按了下去。

那节课老师讲什么,白舜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他在想那些人是怎么知道的呢?在这座城市,除了自己外,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白文源和林婉君。经过上次的打架事件,两人再没有发生过摩擦,白文源发过誓不再辱骂他,来这里上学之前也答应过白舜黑不告诉其他人关于他的事。如果不是白文源的话,就只有林婉君了,而且白舜黑和她说完自己的事后,也没有叫她不要告诉别人。在学校里,林君怡和很多同学的交情不错,把事说出去也没什么奇怪的。想到这里,白舜黑看了看正在认真听课的林婉君,极有可能就是她。

此后,白舜黑看见林婉君就像见到鬼似地避开。下课后,白舜黑来到阳台边,见她过来,便立刻转身回到课室。林婉君问他题目,他连题目都没看就说自己不会。一个星期没有说过话,林婉君终于忍不住,课后,她走到他的座位前,白舜黑站了起来要走。“白舜黑,你什么意思?”白舜黑没有回答,向课室外走去。林婉君气得几乎落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伏在桌子上。此时的课室变得比上班主任的课时还要安静。走到课室门口的时候,白舜黑能清楚地听见角落里传来的冷笑。

又是晚自习的课间,白舜黑一如往常地站在阳台边,看着病态的夜空。林婉君则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很快,上课铃响了起来。每星期例行的调换座位后,林婉君的座位在前门旁边。白舜黑为了不必要的尴尬,便从后门进去。刚进门,白舜黑就看到白文源和那些公子哥们在一起有说有笑,他说的那些东西正是白舜黑以前的事。白文源并没有发现白舜黑已经站在了他身后。当他转过身时,正好与白舜黑失望的眼神相撞。白舜黑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白舜黑和白文源从此再也没有来往,平时碰了面也当没有看见,就像陌生人一样。白舜黑不明白为什么曾经的诺言随着时间一点点风化,为什么来之不易的友情瞬间击破,为什么自己最信任的人却是伤害自己的人。后来,他听说白文源也很喜欢林婉君,白舜黑与林婉君的亲密让他很嫉妒。答案原来如此简单。

白文源终究没有向白舜黑道歉,白舜黑也没有向林婉君解释。这件事就成了一个谁也不愿解开的结,被遗忘在深深的心底。

十二

高二那年冬天异常寒冷,白舜黑接到白晨生的电话时,灰色的天空正下着冰冷的雨滴。白舜黑马上找到班主任,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白舜黑着急地赶到父亲说的那家医院时,脸颊已经被冻得麻木了。看见父亲正在病房门前不停地徘徊,白舜黑飞快地冲了上去,气喘吁吁的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白晨生一脸悲伤地说:“黑子,快进去看看你妈吧。”白舜黑走进病房,看着母亲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好多管子插在了那瘦弱的身躯,一股悲伤在心里翻滚,温热的泪水在眼里打转。白舜黑叫了一声“妈”,陈冬梅微微睁开眼,看见儿子的她,艰难地笑了,眼泪从眼角滑落。

白舜黑和白晨生出了病房,白舜黑就问:“爸,妈究竟得了什么病,严不严重?”白晨生沉重地走到旁边的椅子坐了下去,叫白舜黑也坐下。白晨生深深地叹了口气,寒冷的空气与他呼出的温热空气共同作用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白雾:“医生说你妈得了尿症,已经很严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换肾,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白舜黑说:“那快点换啊!”白晨生说:“不是说换就能换的,要有合适的肾源。医生说,有血缘关系的人匹配的概率大点。”白舜黑着急地说:“那赶紧叫医生看看我可不可以。”白晨生犹豫了一下,说:“你不可以,就算匹配了,你也不可以。”“为什么?”“因为你是我儿子,我们家的唯一男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我们家列祖列宗交代。等你姐姐们回来再说。”白舜黑苦笑了一声,擦干眼里噙满的泪水,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了。

白舜黑的四个姐姐陆陆续续地十一

那些整天吊儿郎当的那些公子哥本来就看成绩优秀的白舜黑不顺眼,眼看着喜欢的女生和白舜黑的关系越来越好,他们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次课间休息的时候,教室的角落里总有四五个男同学聚集在一起私语。有一次上课铃响后,阳台边聊天的白舜黑和林婉君回到各自座位。白舜黑刚一坐下,触电般地听到背后的角落里传来“灾星”“天狗”等字眼,虽然声音不大,却很清楚。白舜黑猛地转过身,看见那几个公子哥在笑,当他们发现白舜黑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们时立刻停了下来。此时的白舜黑像是一只被刺破伤疤的狮子,他双拳紧握,想起初中时的那场架,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硬是被他按了下去。

那节课老师讲什么,白舜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他在想那些人是怎么知道的呢?在这座城市,除了自己外,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白文源和林婉君。经过上次的打架事件,两人再没有发生过摩擦,白文源发过誓不再辱骂他,来这里上学之前也答应过白舜黑不告诉其他人关于他的事。如果不是白文源的话,就只有林婉君了,而且白舜黑和她说完自己的事后,也没有叫她不要告诉别人。在学校里,林君怡和很多同学的交情不错,把事说出去也没什么奇怪的。想到这里,白舜黑看了看正在认真听课的林婉君,极有可能就是她。

此后,白舜黑看见林婉君就像见到鬼似地避开。下课后,白舜黑来到阳台边,见她过来,便立刻转身回到课室。林婉君问他题目,他连题目都没看就说自己不会。一个星期没有说过话,林婉君终于忍不住,课后,她走到他的座位前,白舜黑站了起来要走。“白舜黑,你什么意思?”白舜黑没有回答,向课室外走去。林婉君气得几乎落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伏在桌子上。此时的课室变得比上班主任的课时还要安静。走到课室门口的时候,白舜黑能清楚地听见角落里传来的冷笑。

又是晚自习的课间,白舜黑一如往常地站在阳台边,看着病态的夜空。林婉君则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很快,上课铃响了起来。每星期例行的调换座位后,林婉君的座位在前门旁边。白舜黑为了不必要的尴尬,便从后门进去。刚进门,白舜黑就看到白文源和那些公子哥们在一起有说有笑,他说的那些东西正是白舜黑以前的事。白文源并没有发现白舜黑已经站在了他身后。当他转过身时,正好与白舜黑失望的眼神相撞。白舜黑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白舜黑和白文源从此再也没有来往,平时碰了面也当没有看见,就像陌生人一样。白舜黑不明白为什么曾经的诺言随着时间一点点风化,为什么来之不易的友情瞬间击破,为什么自己最信任的人却是伤害自己的人。后来,他听说白文源也很喜欢林婉君,白舜黑与林婉君的亲密让他很嫉妒。答案原来如此简单。

白文源终究没有向白舜黑道歉,白舜黑也没有向林婉君解释。这件事就成了一个谁也不愿解开的结,被遗忘在深深的心底。

十二

高二那年冬天异常寒冷,白舜黑接到白晨生的电话时,灰色的天空正下着冰冷的雨滴。白舜黑马上找到班主任,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白舜黑着急地赶到父亲说的那家医院时,脸颊已经被冻得麻木了。看见父亲正在病房门前不停地徘徊,白舜黑飞快地冲了上去,气喘吁吁的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白晨生一脸悲伤地说:“黑子,快进去看看你妈吧。”白舜黑走进病房,看着母亲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好多管子插在了那瘦弱的身躯,一股悲伤在心里翻滚,温热的泪水在眼里打转。白舜黑叫了一声“妈”,陈冬梅微微睁开眼,看见儿子的她,艰难地笑了,眼泪从眼角滑落。

白舜黑和白晨生出了病房,白舜黑就问:“爸,妈究竟得了什么病,严不严重?”白晨生沉重地走到旁边的椅子坐了下去,叫白舜黑也坐下。白晨生深深地叹了口气,寒冷的空气与他呼出的温热空气共同作用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白雾:“医生说你妈得了尿症,已经很严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换肾,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白舜黑说:“那快点换啊!”白晨生说:“不是说换就能换的,要有合适的肾源。医生说,有血缘关系的人匹配的概率大点。”白舜黑着急地说:“那赶紧叫医生看看我可不可以。”白晨生犹豫了一下,说:“你不可以,就算匹配了,你也不可以。”“为什么?”“因为你是我儿子,我们家的唯一男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我们家列祖列宗交代。等你姐姐们回来再说。”白舜黑苦笑了一声,擦干眼里噙满的泪水,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了。

白舜黑的四个姐姐陆陆续续地十一

那些整天吊儿郎当的那些公子哥本来就看成绩优秀的白舜黑不顺眼,眼看着喜欢的女生和白舜黑的关系越来越好,他们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次课间休息的时候,教室的角落里总有四五个男同学聚集在一起私语。有一次上课铃响后,阳台边聊天的白舜黑和林婉君回到各自座位。白舜黑刚一坐下,触电般地听到背后的角落里传来“灾星”“天狗”等字眼,虽然声音不大,却很清楚。白舜黑猛地转过身,看见那几个公子哥在笑,当他们发现白舜黑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们时立刻停了下来。此时的白舜黑像是一只被刺破伤疤的狮子,他双拳紧握,想起初中时的那场架,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硬是被他按了下去。

那节课老师讲什么,白舜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他在想那些人是怎么知道的呢?在这座城市,除了自己外,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白文源和林婉君。经过上次的打架事件,两人再没有发生过摩擦,白文源发过誓不再辱骂他,来这里上学之前也答应过白舜黑不告诉其他人关于他的事。如果不是白文源的话,就只有林婉君了,而且白舜黑和她说完自己的事后,也没有叫她不要告诉别人。在学校里,林君怡和很多同学的交情不错,把事说出去也没什么奇怪的。想到这里,白舜黑看了看正在认真听课的林婉君,极有可能就是她。

此后,白舜黑看见林婉君就像见到鬼似地避开。下课后,白舜黑来到阳台边,见她过来,便立刻转身回到课室。林婉君问他题目,他连题目都没看就说自己不会。一个星期没有说过话,林婉君终于忍不住,课后,她走到他的座位前,白舜黑站了起来要走。“白舜黑,你什么意思?”白舜黑没有回答,向课室外走去。林婉君气得几乎落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伏在桌子上。此时的课室变得比上班主任的课时还要安静。走到课室门口的时候,白舜黑能清楚地听见角落里传来的冷笑。

又是晚自习的课间,白舜黑一如往常地站在阳台边,看着病态的夜空。林婉君则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很快,上课铃响了起来。每星期例行的调换座位后,林婉君的座位在前门旁边。白舜黑为了不必要的尴尬,便从后门进去。刚进门,白舜黑就看到白文源和那些公子哥们在一起有说有笑,他说的那些东西正是白舜黑以前的事。白文源并没有发现白舜黑已经站在了他身后。当他转过身时,正好与白舜黑失望的眼神相撞。白舜黑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白舜黑和白文源从此再也没有来往,平时碰了面也当没有看见,就像陌生人一样。白舜黑不明白为什么曾经的诺言随着时间一点点风化,为什么来之不易的友情瞬间击破,为什么自己最信任的人却是伤害自己的人。后来,他听说白文源也很喜欢林婉君,白舜黑与林婉君的亲密让他很嫉妒。答案原来如此简单。

白文源终究没有向白舜黑道歉,白舜黑也没有向林婉君解释。这件事就成了一个谁也不愿解开的结,被遗忘在深深的心底。

十二

高二那年冬天异常寒冷,白舜黑接到白晨生的电话时,灰色的天空正下着冰冷的雨滴。白舜黑马上找到班主任,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白舜黑着急地赶到父亲说的那家医院时,脸颊已经被冻得麻木了。看见父亲正在病房门前不停地徘徊,白舜黑飞快地冲了上去,气喘吁吁的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白晨生一脸悲伤地说:“黑子,快进去看看你妈吧。”白舜黑走进病房,看着母亲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好多管子插在了那瘦弱的身躯,一股悲伤在心里翻滚,温热的泪水在眼里打转。白舜黑叫了一声“妈”,陈冬梅微微睁开眼,看见儿子的她,艰难地笑了,眼泪从眼角滑落。

白舜黑和白晨生出了病房,白舜黑就问:“爸,妈究竟得了什么病,严不严重?”白晨生沉重地走到旁边的椅子坐了下去,叫白舜黑也坐下。白晨生深深地叹了口气,寒冷的空气与他呼出的温热空气共同作用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白雾:“医生说你妈得了尿症,已经很严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换肾,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白舜黑说:“那快点换啊!”白晨生说:“不是说换就能换的,要有合适的肾源。医生说,有血缘关系的人匹配的概率大点。”白舜黑着急地说:“那赶紧叫医生看看我可不可以。”白晨生犹豫了一下,说:“你不可以,就算匹配了,你也不可以。”“为什么?”“因为你是我儿子,我们家的唯一男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我们家列祖列宗交代。等你姐姐们回来再说。”白舜黑苦笑了一声,擦干眼里噙满的泪水,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了。

白舜黑的四个姐姐陆陆续续地十一

那些整天吊儿郎当的那些公子哥本来就看成绩优秀的白舜黑不顺眼,眼看着喜欢的女生和白舜黑的关系越来越好,他们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次课间休息的时候,教室的角落里总有四五个男同学聚集在一起私语。有一次上课铃响后,阳台边聊天的白舜黑和林婉君回到各自座位。白舜黑刚一坐下,触电般地听到背后的角落里传来“灾星”“天狗”等字眼,虽然声音不大,却很清楚。白舜黑猛地转过身,看见那几个公子哥在笑,当他们发现白舜黑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们时立刻停了下来。此时的白舜黑像是一只被刺破伤疤的狮子,他双拳紧握,想起初中时的那场架,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硬是被他按了下去。

那节课老师讲什么,白舜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他在想那些人是怎么知道的呢?在这座城市,除了自己外,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白文源和林婉君。经过上次的打架事件,两人再没有发生过摩擦,白文源发过誓不再辱骂他,来这里上学之前也答应过白舜黑不告诉其他人关于他的事。如果不是白文源的话,就只有林婉君了,而且白舜黑和她说完自己的事后,也没有叫她不要告诉别人。在学校里,林君怡和很多同学的交情不错,把事说出去也没什么奇怪的。想到这里,白舜黑看了看正在认真听课的林婉君,极有可能就是她。

此后,白舜黑看见林婉君就像见到鬼似地避开。下课后,白舜黑来到阳台边,见她过来,便立刻转身回到课室。林婉君问他题目,他连题目都没看就说自己不会。一个星期没有说过话,林婉君终于忍不住,课后,她走到他的座位前,白舜黑站了起来要走。“白舜黑,你什么意思?”白舜黑没有回答,向课室外走去。林婉君气得几乎落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伏在桌子上。此时的课室变得比上班主任的课时还要安静。走到课室门口的时候,白舜黑能清楚地听见角落里传来的冷笑。

又是晚自习的课间,白舜黑一如往常地站在阳台边,看着病态的夜空。林婉君则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很快,上课铃响了起来。每星期例行的调换座位后,林婉君的座位在前门旁边。白舜黑为了不必要的尴尬,便从后门进去。刚进门,白舜黑就看到白文源和那些公子哥们在一起有说有笑,他说的那些东西正是白舜黑以前的事。白文源并没有发现白舜黑已经站在了他身后。当他转过身时,正好与白舜黑失望的眼神相撞。白舜黑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白舜黑和白文源从此再也没有来往,平时碰了面也当没有看见,就像陌生人一样。白舜黑不明白为什么曾经的诺言随着时间一点点风化,为什么来之不易的友情瞬间击破,为什么自己最信任的人却是伤害自己的人。后来,他听说白文源也很喜欢林婉君,白舜黑与林婉君的亲密让他很嫉妒。答案原来如此简单。

白文源终究没有向白舜黑道歉,白舜黑也没有向林婉君解释。这件事就成了一个谁也不愿解开的结,被遗忘在深深的心底。

十二

高二那年冬天异常寒冷,白舜黑接到白晨生的电话时,灰色的天空正下着冰冷的雨滴。白舜黑马上找到班主任,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白舜黑着急地赶到父亲说的那家医院时,脸颊已经被冻得麻木了。看见父亲正在病房门前不停地徘徊,白舜黑飞快地冲了上去,气喘吁吁的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白晨生一脸悲伤地说:“黑子,快进去看看你妈吧。”白舜黑走进病房,看着母亲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好多管子插在了那瘦弱的身躯,一股悲伤在心里翻滚,温热的泪水在眼里打转。白舜黑叫了一声“妈”,陈冬梅微微睁开眼,看见儿子的她,艰难地笑了,眼泪从眼角滑落。

白舜黑和白晨生出了病房,白舜黑就问:“爸,妈究竟得了什么病,严不严重?”白晨生沉重地走到旁边的椅子坐了下去,叫白舜黑也坐下。白晨生深深地叹了口气,寒冷的空气与他呼出的温热空气共同作用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白雾:“医生说你妈得了尿症,已经很严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换肾,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白舜黑说:“那快点换啊!”白晨生说:“不是说换就能换的,要有合适的肾源。医生说,有血缘关系的人匹配的概率大点。”白舜黑着急地说:“那赶紧叫医生看看我可不可以。”白晨生犹豫了一下,说:“你不可以,就算匹配了,你也不可以。”“为什么?”“因为你是我儿子,我们家的唯一男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我们家列祖列宗交代。等你姐姐们回来再说。”白舜黑苦笑了一声,擦干眼里噙满的泪水,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了。

白舜黑的四个姐姐陆陆续续地

“西塞山前白鹭飞……”上课铃响了,几位同学匆匆忙忙地赶回教室。当铃声停住时,教室里没有一点声音,上的声音也能听见。一分钟过去了,老师仍然没有“光临”,几个调皮的同学开了头——说起话来了。声音渐渐大了起来,“三高”来报到了。

表演技术高

我们班的调皮蛋、爱讲话的人各个都有绝活儿,嗓门大除外。乌溜溜的眼珠在眼中滴溜溜地转着,一张永远也停不下来的嘴,凑成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吴亚平同学。他最喜欢变魔术,你瞧,他又开始活蹦乱跳了。拿出一支笔,在我们眼前一晃,放入手中。“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伴随着这句话,他的手打开了,但笔却牢牢地站在了他的手上,还会时不时地晃动。其实,只不过是把笔扣在自己的手指上,手指的活动自然带动了那支笔。虽然大家知道这个魔术,但仍然吸引了一圈人的目光,座位就成了他展示自我的舞台。

变音技术高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我们班有一位笑起来这么张扬的同学。他虽是个男生,声音却非常尖,所谓的娘娘腔。从他嘴里冒出来的歌、词,似乎都变了味儿,总觉得怪怪的。这回,他似乎迷上了“巴拉拉小魔仙”,唱完主题曲,我们还没有来得及说他“幼稚”,他又开始扮演起主人公:“巴拉拉小魔仙,全身变!”说着还翘起兰花指,这声音、这神态、这动作,足足逗得我们半天说不出话来,一直在那儿傻笑。

个儿分贝高

有同学做的似乎屁股上都磨出了水泡,就站了起来,他成了一棵孤零零的小树,在风中摇晃。虽然只有他一棵树,但他并不孤独,因为陪伴他的是一群忠诚的“粉丝”。每节课只要老师没来,他都会准时“小喇叭广播”真人秀,“粉丝”也会准时收看。我凑上去一听,才知道这里原来在讲笑话。

不知什么时候,老师已经在门外恭候我们了,但那些同学太投入,好心的同学朝他挤眉弄眼,可他却说:“你怎么啦!眼睛抽经啦?”这位同学只好拼命忍住,教室里也一下子变安静了,莫非……他小心翼翼地转过身,不看则罢,一看——老师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旁,下场可想而知,叙述了事情的始末!

唉!碰上了我们一个这么“高”的班级,老师抓违反纪律的手段也被我们练高了!





  • 上课铃响后作文(共7篇):上课铃响后作文(共7篇)

    我们找到第1篇与上课铃响后作文(共7篇)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上课铃响后作文(共7篇)

    中午,当同学们玩得正火热的时候,刺耳的上课铃声又一次地响了起来,同学们有的飞奔进教室,有的大摇大摆的走进教室,有的边说边笑的走进教室,还有的……看见同学们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后,我向往常一样走上讲台,正准备起音唱歌时,一个平时就调皮捣蛋的忽然怪腔怪调地唱起歌来,惹得大家哈哈大笑。接着,另一个同学也学着他的样子手舞足蹈地讲起一个笑话来。霎时,教室里就热闹起来,有的大摇大摆地“串串门”,有的则小声地说着悄悄话,有的则玩着自己的玩具,有的则用音乐书卷起小喇叭互相吹起来……任凭我在讲台上大喊大叫也没有用。最可气的是,居然还有同学学起我的模样来,弄得我哭笑不得。我拿他们真的没有办法吗?我停了停,心想,他们不是最怕老师吗?拿老师来吓吓他们。我故意大声地说“老师来了,老师来了!”这句话好像很奏效,教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等他们发觉上当的时候,教室里又热闹起来……这下,真把我弄得不知所措了,只好在讲台上直跺脚。突然,我不经意地瞟过教室门口时,我看见老师已站在教室门口了。

    ......
  • 上课铃响后作文(共7篇)相关文章